内容

加拿大各地的学校群组正在打破学生们的社交泡沫
School cohorts are bursting social bubbles across Canada


 
 
(大中报/096.ca讯) 加拿大环球邮报日前发表了一篇Zosia Bielski 的文章。他观察到为了减低暴露的风险,返校的防疫新措施要求学生重新分组,由此打破了暑假形成的社交泡沫。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Ethan Crain在渥太华的居民区骑自行车、玩喷水枪、和孩子们玩捉迷藏,度过了一个田园诗般的夏天。
 
春季的疫情封锁让6岁的Ethan感到沮丧、孤独和无聊之后,他的父母与他们街道上的其他两个家庭,包括其他四个孩子,组成了一个社交泡沫。
 
他的母亲Megan Crain 坦言他们玩了一个夏天,很多时候是从早上玩到晚饭时间。


 
不过,随着学年的临近,这两个家庭还是明白他们的组合将告一段落。一个家庭选择在家远程学习,另一个家庭的孩子也不在Ethan的班级里。随着暴露的风险临近,邻居们解散了他们的暑假社交泡沫。当Crain女士向儿子解释他的一帮朋友不能再以同样的方式玩耍时,他忍不住嚎啕大哭。
 
35岁的会计Crain女士说:“我儿子称之为把他的朋友从社交泡沫中‘删除’”。
 
开学刚几周,新的疫情规则与旧的规则无情碰撞,课堂上的同学群组打破家庭精心策划的社交泡沫。
 
在新的分组制度下,现在加拿大大部分地区的学生在学期内都要在同一个小组一起学习、午餐和玩耍,以减少学生和教职员工之间的互动,防止COVID-19感染的传播。
 
虽然新制度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也使课堂以外的家庭生活变得复杂。由于他们的孩子在学校里和其他孩子混在一起,许多家庭正小心翼翼地与陪伴他们度过了前所未有的春夏之交的朋友、亲戚和邻居分道扬镳。
 
安省Guelph市两个孩子的母亲Lisa Kahn 表示到处都是泡沫破裂的现象。


 
45岁的Kahn女士称她在接11岁的女儿Avery放学时,曾目睹学生们扎堆聊天,且不戴口罩。
 
她说:“如果我们有这种情况发生,分组就没有意义了。”
 
Avery的六年级班上有26名学生,一家人开始对暴露感到焦虑。Avery和她最好的朋友被分到了两个不同的班级。女孩们一直期待着在学校见面。她们在封锁期间没有见过面:只发过邮件,通过电话,给对方家送过纸条。现在,她们不仅在课堂上被隔开,而且在课间休息时也在学校操场上被隔开。
 
Kahn 女士认同不能把两个区域混同,所以女孩们站在相距10英尺的地方,她们互相喊着说话。Kahn 说:“从社交角度来看,课间休息的情况对她们来说真的很难。这些孩子已经被隔离了这么久。”
 
这位母亲感到沮丧的是,学生们被要求牺牲他们的亲密接触来组成群组,甚至孩子们在公交车上或课外活动中也不能结交新朋友。
 
Kahn 女士又说:“你在她们周围组建社交泡沫又亲手打破,你会觉得这一切都没有意义”。她发现很多安全协议只是COVID的安全闹剧。
 
在多伦多北部,高中老师Chris St-Jean的两个女儿已经回到学校,并报名参加柔术和空手道的学习。47岁的St-Jean女士认为,“群组”( cohorting)是一个不准确的概念,因为它没有考虑到学生的“外在生活”。

她的两个女儿,分别为11岁和15岁,她们的社交圈都有意缩小,只与一两个朋友接触。除此之外,她们的母亲还遵守一些基本规则:不参加大型聚会,不与同龄人以外的朋友在车上共进午餐。
 
St-Jean 女士谈到她的大女儿时说:“当你15岁的时候,想和朋友们见面,却不能见面,这最多只能说是恼人”。她认可孩子们目前真的在尽力适应和接受新规则。
 
卑诗大学(UBC)精神病学临床助理教授Shimi Kang 表示现在将这种适应性的理念嵌入到孩子们的生活中是至关重要的。
 
曾撰写过《海豚父母:培养健康、快乐、自我激励的孩子指南》的作者Kang 博士称孩子们能处理这些成年人能处理的变化。孩子们有很好的适应变化的能力。


 
Kang博士承认,对于家庭来说,同班同学、混合学习和错时开学的新世界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她鼓励孩子们以开放的心态在同班同学中结交新朋友。她敦促家长提醒孩子们,他们的旧关系仍然存在。他们仍然可以打电话,视频聊天或在外面远距离见面。
 
Kang博士不建议任何形式的告别,因为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事情又会发生变化。现在发生的一切可能只是暂时现象。
 
在北温哥华, James Smith和他的妻子Christy 从3月份开始就小心翼翼地管理着他们的社交泡沫。首先,他们与另一个家庭结成社交泡沫,这样他们4岁的女儿在露营时就有了一个朋友,可以在森林里奔跑。最后,他们为了和爷爷奶奶见面,逐步取消了这个家庭组合。在女儿与其他14名学生开始上幼儿园前的几个星期,他们又重新进行了调整。
 
37岁的社交媒体经理Smith 同时也在SocialDad.ca 上撰写博客,他表示当4岁女儿返校的时候,她的新班级就是她的同群组人。他和孩子母亲切断了孩子的其他社交泡沫。
 
虽然这位幼儿园的小朋友很想念见到自己的亲戚,但她很快就习惯了和他们视频通话。现在,她很高兴能在学校见到更多的孩子。
 
Smith 为自己的女儿的适应能力感到骄傲。这个小女孩知道病毒问题比较大,这并不是父母所能控制的。人们正像应对天气变化一样应对它。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