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再议美国总统选举


 
 
如果说,川普与拜登的电视辩论令美国蒙羞,那么副总统候选人彭斯与贺锦丽的电视辩论,则为美国挽回了些许面子。CNN认为川普-拜登辩论美国人民是输家,而彭斯-贺锦丽的辩论美国人民又成了赢家。一些民调显示贺锦丽以6:4胜过彭斯,并认为彭斯比川普更具当总统的特质,而贺锦丽则显示了美国新生代政治人物的聪明伶俐,和锐气风发。以川普和拜登两人的年龄及身体状况,与其说这次是两位老者在选总统,毋宁说美国人民通过副总统候选人在选未来的美国总统。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川普输了总统候选人辩论第一场,并非拜登有多出色,或“瞌睡Joe”在体能上扛住了无间中休息的全场辩论,而是川普的表现和气度实在太差劲。若说彭斯输了辩论,则是被猪队友所拖累,因为川普的抗疫劣迹及赋税记录,令彭斯只得全场防守,想不落下风都难。贺锦丽的伶牙俐齿和优雅风度,于任何话题都能顺畅联系和紧扣川普抗疫不力的主轴不放,令美国的老人政治于陈腐中绽放出清新靓丽。


 
川普在电视辩论中公开呼吁白人激进组织:“站后 准备好”。密歇根州就发生白人激进右翼武装,训练并谋划于选前绑架或杀害民主党人州长Whitmer 等政要的案件。川普在辩论中,不愿回答一旦选输是否愿意和平移交政权,彭斯在这个相同的问题上同样不以为然地打哈哈。这显然不是简单的辩论回避术,而是表露出川普阵营对这场总统选举的既定方针,即就是选输亦毫无打算交出政权,欲在法律层面或社会撕裂上作最后的抗争和博弈。由此美国的民主和法律体系,将历史性地被摆在十字路口。川普对激进派或恐怖团体发出明显信号,不知会否引发国内撕裂或内战,却引起了阿富汗塔利班的反响,有报塔利班公开挺川普连任。川普触发所有不该发生的矛盾和麻烦,表明川普将自己的能否连任,远高置于国家利益甚至世界秩序及和平之上。
 
川普对邮寄选票方式早已表示否定态度,除了对极右翼发信号,亦召募了律师团队及志愿者超千人,最近又急迫地提名自己中意的保守派大法官,不管有否“十月惊奇”的发生,川普阵营都预备好了最后一搏。在副手辩论后,川普大骂贺锦丽是“魔鬼、共产党”,看来一场意识形态为幌子的厮杀在所难免。民主党方面也未闲着,10月9日《华盛顿邮报》报道,众院议长佩洛西组织成立“总统履行职权能力委员会”,质疑川普的精神和身体健康,依据宪法25条,审核总统的任职资格。双方阵营正厉兵秣马,一场决定美国未来的厮杀,恐怕已箭在弦上。
 
票选仅仅开始尚未结束,川普就断言:如果我们输了,就一定有人搞鬼。输打赢要,不仅向极右翼发信号,还居然在白宫阳台上对群众行墨索里尼式的敬礼。摆明了要对选举搞事,以民粹主义撕裂美国。这场选举已然将美国推向十字路口,那就是:美利坚是继续团结、改善和延续已成惯例的美国之自由民主宪政,还是或由激进民粹主义撕裂美国、抑或深化成内战。
 
表面上看,美国的这场选举是川普化或非川普化。而川普在选举中的疯狂拼搏亦为保住权位,他真正在乎的是权力,而非美国的未来。因为在位,对手是无法攻奸他的税务及其他弊端的。在政绩糟糕,又以地产商的蛮横和无所不用其极的惯用做派,来对付美国的宪政,势必将美国推向民主和宪政的十字路口。随着11月3日的到来,美国的总统选举面临着:社会分裂还是和平落幕。作为世界领袖和楷模的美国,它未来的走向,无疑将牵动整个世界。一个将民主宪政变异为激进民粹主义、理性缺失和极端化的美国,也将使世界在和平与灾难上,面临又一次的抉择。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