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CRB或给自雇人士带来极高的税务负担
The hidden cost of Ottawa’s new benefit for the self-employed


 
 
(大中报/096.ca讯) 加拿大环球邮报日前发表了一篇专栏作家Patrick Brethour的文章。他特别指出了在CRB给自雇人士带来的隐藏的税务负担上。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联邦自由党推出的加拿大复苏福利(CRB)为许多自雇人士带来大规模加税措施,边际税率飙升至119%之高。
 
当然,政府不会选择这些词来形容CRB的推出,这个新福利旨在支撑未被EI覆盖的临时工或自雇人士的收入。
 
但经济学家表示,高额的福利返还税率率,加上这些返还额度的门槛相对较高,意味着中等收入的CRB受益人群想要补充他们的福利,就会面临收入的巨额损失,而且会严重阻碍他们从事额外的工作。


 
Queen’s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Robin Boadway在FinancesoftheNation.ca上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中,阐述了一旦CRB福利领取者在某一纳税年度的收入超过38,000元,就会增加税务负担。届时,CRB福利每增加1元的收入,就会减少或返还50分。
 
Boadway教授在接受采访时称,这50%的返还款,如果加上个人所得税,就会把有效边际税率推到“惩罚性”( fairly punitive)的水平。有效边际税率不仅包括出现在年度表格上的所得税率,还包括与收入挂钩的福利中返还所代表的隐性税收。
 
Boadway教授表示,CRB将把实际税率推得很高,以至于成为抑制工作的因素,特别是由于受惠人群主要是自雇者,他们有更大的能力来微调自己的时间和收入。
 
正如下图所示,在阿尔伯塔省,如果一个夫妻都有收入的四口之家,一旦其中一人年收入上升到相对较低的42,200元,其实际税率将几乎翻倍,从52%(已经包括其他退税的影响)上升到102%。在这一水平上,该家庭每多领取1元的CRB,实际上就会再额外交出去2分。一旦领取者的收入达到65 200元,全部福利就会被返还;超过这个点,实际边际税率就会急剧下降到40%。
 


 
安省同类家庭的个人面临的实际边际税负更高,当收入达到61,000元时,最高税率为119%。
 
实际边际税率飙升的大体模式在其他省份以及其他类型的CRB受惠人身上也是如此。
 
CRB的设计有两个方面在推动这一高峰。首先是简单的退税率:退税率越高,对实际边际税率的影响越大。第二个方面是退税生效的收入门槛。随着该门槛的提高,任何收入支持(福利)计划的成本都会上升。
 
而控制成本的主要方法就是提高返还率。所以,一个返还门槛低的项目可以有一个低的返还率。但门槛高的项目就需要有较高的返还率,否则成本就会上升。



就CRB而言,返还率相当高,达到50%。相比之下,卑诗省新民主党在该省竞选活动中提出的一次性付款,返还率只有2%。
 
EI制度的返还率与CRB的返还率相似,最初为收入的50%,最终上升到收入的100%。但是,对EI受益人的50%返还从收入的第一元开始,使收入较低的CRB受益人的情况要好得多。
 
Boadway教授称,如果从收入的第一元开始实行CRB的返还,那么税率可以定得低得多,约为30%。这将使最高有效边际税率降至100%以下。尽管仍然很高,但可以让中等收入者从CRB中受益。他认为,在将CRB作为自雇职业者永久性收入支持或更广泛的基本收入计划的基础之前,还需要进行上述改革和其他改革。
 
在CRB和EI的返还制度之间还有一个主要区别:时间。根据EI规则,福利在受益者赚取工资后不久就会减少。但根据CRB,这种返还要到纳税季节才会发生,部分原因是受益人需要知道他们的年收入。至少,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即受益人是否会像对待收入的立即减少那样,对未来几个月内发生的退税做出反应。从CRB付款中扣除10%的预扣税,但这仍会使受益者背负沉重的税收负担。
 
多伦多大学经济学教授Michael Smart表示,还有一个问题是,退税是否会发生。他说:“这对加拿大人来说可能会很难,他们也许认为这将是银行里的钱,现在发现在某些情况下,他们被要求通过税收系统返还。对政府来说,这将是很难实现的。”
 
Smart教授还表示,联邦政府可能不得不在春季改变退税规则,特别是如果经济疲软持续到2021年,削弱消费者的支出习惯就没有必要。
 
Wilfrid Laurier大学经济学教授Tammy Schirle 提醒说,CRB提高实际税率的影响可能有限,因为自雇者往往收入较低,最终可能根本没有达到退税门槛。根据201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服务行业无偿帮助的自雇者年收入中位数为2.3万元,这意味着一半工人的收入低于这个数额,一半工人的收入更高。Schirle教授认为,这意味着在正常年份,有非常大比例的自雇工人会低于CRB的38000元收入门槛。
 
但2020年却不是一个正常的年份。Schirle教授表示,很难说过去7个月的经济下滑对自雇者的收入状况有什么改变,因此很难衡量CRB返还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