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又老了一岁


 
 
雨后初晴,天空湛蓝,信步来到院中,见鲜艳的太阳花竞相开放,已招来了许多蜜蜂,加上遍地的黄花,交相辉映,绚烂夺目,美不胜收,显然已是一派春回大地的景象。见此情景,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回,顿觉神清气爽。立刻想到,今天我的生日,将在这么好的环境氛围中度过,真乃上天眷顾。急忙打开微信一看,果然侄子、侄媳,外甥、外甥女,还有侄孙们的祝词,一个接着一个,足足有两个页面,全是吉祥话。有的说,祝我们的女神姑姑生日快乐。有的说,为我们有耳聪目明的姑姑而自豪。有的说,亲爱的姑姑,侄儿遥祝你寿诞快乐。有的说,祝姨姨永远年轻。有的说,祝姨姨寿比南山,笑口常开。有的说,祝姨姨生日快乐。有的说,祝老姑顺心如意等等。看了这些感人肺腑、沁人心弦的祝词,心情大好,更为欣慰的是有这么多人,惦记着我和我的生日。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下午四时左右,走到厨房,见桌上摆着一个华丽而又漂亮的寿桃蛋糕,是二女儿从加拿大预定,大女婿取回来的。倍感亲切。其实,蛋糕只是一种象征,当然也能作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可供观赏,但更重要的是女儿有一颗孝顺的心。说起定蛋糕,记得几年前,在美国留学的侄孙乔升就代表他的祖父、父亲,给我往加拿大定过蛋糕,可算千里迢迢啊,当时感动的我流下了眼泪。欣赏完蛋糕,随即举行了一个简短的生日仪式,由大女儿唱生日快乐,女婿拍照,录像,立马反馈给二女儿,环视周围环境,十分温馨,于是,生日会在皆大欢喜中结束。如果有人问我,疫情一年了,你过的快乐吗?我会以这一天的愉快心情覆盖一年,回答快乐。
 
本来我们这一代人,对于过生日看的比较淡薄,特别是我,童年时代是在日寇的铁蹄下度过的,九岁父亲就被日寇杀害,颠沛流离,整天过着食不饱腹的日子,那里还顾得上过生日。成年以后,忙于工作,好像也没有机会过。但我记得有两次是我主动向食堂王师傅说当天是我的生日,到开饭时,王师傅给我煮了鸡汤挂面、荷包蛋,烹上辣椒、花椒油,味道好极啦。应该说,这就是很特殊的待遇了。六十岁的时候,由对我关怀备至的哥哥张罗,邀请兄弟姊妹几人,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家宴,就算正儿八经的过了一回生日。近十余年来,可能也是老了,再加上条件好了,才把过生日作为一种时尚,也成为子女们尽孝的极好机会,每年都要买个蛋糕或到餐馆小聚,已成为惯例。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最近两天,有朋友打电话来,问我在忙什么,我说昨天是我的生日,微信上满满的祝贺之词,加拿大女儿也定了蛋糕过来。心情非常激动。她们听了都说我身体条件好,孩子们又孝顺,都夸我生活在幸福之中呢。说心里话,生日是又长了一岁的标记,如果生日这天,无人问津,失落感恐怕是会有的。所以,要谢谢关心我的大家。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