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各省在制定大规模儿童COVID-19疫苗推广工作时面临不同挑战
Provinces face unique challenges in developing child-friendly mass COVID-19 vaccination strategies


 
 
(大中报/096.ca讯)随着加拿大准备开展自20世纪50年代脊髓灰质炎流行以来规模最大、最紧迫的儿童大规模疫苗接种活动,加拿大环球邮报健康专栏记者Carly Weeks的注意到专家们呼吁,迫切需要制定适合儿童的COVID-19推广策略,以避免今年早些时候困扰成人疫苗推广的物流问题。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COVID-19疫苗目前在加拿大只被批准用于12岁及以上人群。但儿童疫苗即将到来。上周,辉瑞/生物技术公司向加拿大卫生部提交了新疫苗初步数据,以期批准其COVID-19疫苗用于5至11岁的儿童。
 
一旦有了这些疫苗,向儿童推广疫苗的工作就开始了。但是,专家们表示,为儿童精心策划的疫苗接种活动带来了一些独特的挑战,而回答父母关于疫苗安全的问题将是接种成功的关键。使接种问题复杂化的原因是推广工作缺乏整体协调。加国各省和地方卫生部门将各自负责实施其管辖范围内的推广策略,但许多省份只是刚刚开始有制定这些计划的想法。



在整个疫情的过程中,家长们听说儿童中的COVID-19病例通常是温和的,很少有严重的。例如,安省的数据显示,感染COVID-19的学龄儿童中,只有不到1%的人最终需住院治疗。
 
阿省卡尔加里市的一位儿科医生和传染病专家Cora Constantinescu 表示,一直以来,成人把儿童放在次要地位。现在,不能再有这种想法。他强调,孩子们的生命必须被放在优先位置,是时候开始接种疫苗了。
 
儿童感染COVID的严重后果是罕见的,但发生时,它们可能是毁灭性的。Constantinescu 医生透露,一些儿童可能会出现COVID 并发症,此时症状会持续数周或数月。而且她表示,病毒不受控制的传播可能导致儿童返校上学和其他社交活动的中断。
 
多伦多士嘉堡卫生网络的儿科主任Peter Azzopardi 表示,现在是弄清楚为儿童开设大规模疫苗诊所的具体时间表的时候了。
 
Azzopardi 医生认为,医护人员需要以一种不同于对待成人的方式来做这件事。他们将需要非常注意儿童听到了什么,说了什么,什么可能让儿童感到不安。
 
Azzopardi 医生建议卫生官员记住,儿童的需求与成人不同,今年早些时候对成人有效的推广策略可能不适合儿童。
 
例如,Azzopardi 医生注意到,与其在会议中心或球场设立开放式的疫苗接种站,不如设立小型接种诊所,并找到巧妙的方法让儿童感受温馨与关怀,同时防止他们被诊所仪器或其他儿童吓到。
 
Azzopardi 医生所在的医院正在与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和其他合作伙伴合作,制定疫苗推广计划,以便在儿童疫苗被批准后做好准备。
 
卑诗大学(UBC)的儿科医生和儿科教授Ran Goldman 表示,各省应创造性地选择疫苗诊所的地点,使这一过程应该对家庭来说简单而方便。他建议,可以在学校里注射疫苗,或者在大型停车场内,儿童无需下车,直接在车内接种疫苗。
 
Goldman 医生认为,在为儿童接种疫苗时,必须打破常规思维。一旦儿童疫苗获得加拿大卫生部的批准,人们就要立即行动起来。

 
尽管一些专家呼吁尽快为12岁以下儿童制定疫苗计划,但许多地区尚未公布其接种策略细节。
 
阿省卫生局的一位发言人称,如果加拿大卫生部批准了儿童疫苗,该省将迅速采取行动,制定推广计划。上周,多伦多公共卫生局称其已经成立了一个儿童疫苗推广工作小组,但没有任何计划或细节可以公开发布。卑诗省卫生部的一位发言人透露,该省针对5至11岁儿童的疫苗接种活动可能会在社区、学校诊所和药店混合进行,但没有提供具体细节。
 
专家们建议,各省应该规定返校上学的学生必须接种COVID-19疫苗。包括安省在内的一些省份已经对儿童常规免疫接种提出了类似要求。
 
家长们对让孩子接种疫苗的担心可能比他们自己接种疫苗的担心还要多。8月份代表多伦多公共卫生局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大约三分之二的家长计划为他们12岁以下的孩子接种疫苗。大约四分之一的人持否定态度,十分之一的人还不确定。在进行调查时,超过80%的12岁及以上的多伦多居民已经接受了至少一剂COVID-19疫苗。
 
加拿大科学政策中心(CSPC)的首席执行官Mehrdad Hariri 指出,由于这是一款针对儿童的新疫苗,人们有一些保留意见可以理解。
 
这就是为什么专家们建议,加国下一阶段的大规模疫苗接种活动必须公开、透明,且需要回答有关安全的问题。但是,这项儿童接种工作也必须立即启动,因为加国学龄儿童的疫情病例已经在激增。

 
Constantinescu 医生表示,COVID是现在可预防疾病方面的最大威胁,他认为人们需要转变观念。
 
她想让人们知道,经过近两年的揪心,保护孩子的方法几乎就在几步之遥了。虽然她承认回答儿童父母关于安全和功效的每一个问题很重要,但她也期待这部分信息给父母带去希望。
 
Constantinescu 医生认为这是一场真正的大规模接种工作,因为这带给许多家长希望。她自己有三个孩子在阿省的返校上课,那里的COVID-19威胁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她感慨的说:“我终于可以给我的孩子提供直接保护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