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各教育局希望结束混乱的高中学期安排
‘All the students are drained’: Ontario boards want Stephen Lecce to end modified semesters at high schools


 
 
(大中报/096.ca讯)多伦多星报11月1日发表了政治记者Kristin Rushowy 和教育记者Isabel Teotonio 的文章,她们注意到安省各地的学校教育局要求该省教育厅在新的一年里为高中学生恢复正常的学期,各教育局声称目前的"改良"模式对高中生或教师都不起作用。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安省公立学校教育局协会主席Cathy Abraham 表示,这个模式可能是有效的,但肯定不是最佳的,对学生和他们的学习不是很好,对教职员工也不是很好,人们只想要真正的正常学校生活。
 
该协会已致函安省教育厅长Stephen Lecce,要求在安全的情况下,高中学校在学期末恢复正常的一天四门课程。目前,大多数高中学校都根据修改后的课程表上课,即高中生在一周内每天上两门课,然后在下一周改上另两门课。

 
高中每个学年,第二学期通常在1月底或2月初开始。
 
在疫情期间,高中生一次上一门课,以限制他们的接触,被认为对高中生最安全。
 
如果没有必要的话,Abraham 希望学校教育能恢复到正常的状态。她注意到COVID案例的下降趋势。她认为,恢复正常是对学生和教职员工更好的方式。
 
她把每星期两门课的模式比喻为“学习如何在钢琴上演奏,然后有一个星期没有机会接触钢琴”。
 
安省教育厅长Lecce 希望学生在今年安全的情况下恢复正常,他的发言人在给媒体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的政府采用了最好的医疗建议,即保持学校的安全和开放......我们将继续遵循首席卫生官的建议,目的是保证学生和工作人员的安全,谨慎地恢复正常的课堂学习体验。"
 
安省学生学务委员协会的执行委员Jazzlyn Abbott是一名12年级的学生,她的学期安排也有所调整,而类似调整是她听过的最多的投诉。
 
Abbott来自安省东部的Renfrew郡,她表示,每个人的体验都很糟糕,学期的变化影响了高中生的成绩,也影响了高中生的心理健康,同时也影响了教师的教学成果和教师的心理健康。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影响到每个人。
 
虽然包括多伦多地区教育局在内的许多教育局都在使用四学期(quadmester)模式存在争议,有人喜欢它,有人讨厌它,但对于修改后的学期,总体共识是对学生不起作用。
 
Abraham在给教育厅长莱切的信中表示,鉴于涉及到学校的下学期排课规划,希望安省教育厅能就此事迅速作出决定。
 
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真的建议教育厅长与各地教育局以及卫生官员进行这些讨论,并做出决定,通过恢复正常的课程表来帮助我们的学生教职员工。"

 
在大多皮尔区,一个公共教育局上周举行了一次会议,高中生们分享了他们的担忧。
 
11年级学生Sumati Missar 表示,她并不是唯一感到 "焦头烂额和疲惫不堪"的人。
 
她观察到,在第一节课结束时,所有的学生都精疲力尽。在班级走廊上,她会看到学生们试图在下一堂课前打个盹。"
 
而且,她补充,每星期的课程转换都非常、非常艰难。一个星期过去了,她还沉浸在两门课程中,然后一周前的课程突然被拉出来,必须回忆起一周前做的事情。
 
上周,Missar学数学和化学,而这周她学生物和心理学。因为她需要为周一的课程转换做好准备工作,所以她在周末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做复习工作。
 
她补充,从学校回到家已经精疲力竭,还要强打精神去完成作业。
 
化学教师Diana Wang-Martin指出,高中课程通常为75分钟,但两个半小时的讲座大课意味着自己也非常疲惫,到一天结束已经不想再说话。
 
因为Wang-Martin下午的课程有一门是九年级的科学课,由于在疫情期间教学进度被严重破坏,学生们在技能和知识方面存在很大差距,这对她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
 
这位皮尔区的教师表示,摆脱这种模式是相当紧迫的。当前的模式让学生和教师都备受课程表的摧残,每个人都很难受。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