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从石油到西方制裁 俄中贸易数字或会让你深思




(大中/096.ca讯)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说,“在复杂的国际局势下,我们看到中国老朋友的友谊,谢谢大家。”

“美、法、德、意、加、英的朋友们,感谢你们把俄罗斯剔出SWIFT系统。”

上述两句感谢的话,前者来自俄罗斯联邦总商会驻中国商业大使谢尔盖·百采夫,缘由是中国网民抢购电商网站上俄罗斯国家馆的所有商品,以示支持。百采夫呼吁中国朋友们理性消费,并将会永远铭记这份深情厚谊。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安省五大电力公司联合出告示 醒省民小心电费诈骗
*观点/评论:在川普眼里 普金值得赞美 特鲁多却是个暴君 这让联邦保守党党魁候选人波利耶夫背上包袱
*大多伦多2月份房价升27.7% 销售额有史以来排第二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后者来自乌克兰总理杰尼斯·什米加尔的推特,缘由是西方多国协调行动,推出出乎舆论意料的严厉制裁。

两句感谢的话背后,反映出俄罗斯和乌克兰背后的国际支持——多个西方国家纷纷向乌克兰倾注武器和资金;中国则表示不参与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并在开战当天放宽对俄罗斯小麦的进口。

纸面上看,中国对俄罗斯经济很重要——不仅总量大,去年达到1470亿美元,占俄罗斯贸易18%;而且增长快,去年增长率36%。

中国已经是俄罗斯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在冬奥会期间经贸关系还进一步加深。普京访华,签下1175亿美元的能源大单,两国还同意将双边贸易在2024年提升到2500亿美元。

在此背景下,中国是否能成功帮助俄罗斯应对西方制裁?BBC中文梳理数据,访问专家,试图回答这个问题。




一、欧洲不买的原油并不能简单地卖给中国

虽然中国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如果把欧盟看做一个整体,与俄罗斯的贸易规模是中俄的两倍。

尤其是俄罗斯最大的出口产品——能源。国际能源组织(IEA)数据显示,去年中国仅占俄罗斯原油出口的20%,绝大部分俄国原油还是输往欧洲。

根据路孚特(Refinitiv)数据,俄罗斯在2月通过海运市场向欧洲供应了约266万桶/日的原油。

在制裁措施下,欧洲炼油厂不愿意购买俄罗斯原油,那么”不会加入对俄制裁“的中国,能否消化这部分原油?

答案是很难。路透社专栏作者克莱德·罗素表示,这些原油要运往中国,意味着必须通过苏伊士运河或绕过好望角,漫长海上航行将推高运输成本,中国炼油厂会要求大幅折扣,而且很一下子难消化如此大量的份额。

路孚特数据显示,俄罗斯2月份向中国出口约71.8万桶/日,只有不到欧洲总量的三分之一。



在天然气方面,情况类似。目前俄罗斯通过“西伯利亚力量1号”(Power of Siberia-1)管道每年向中国输送160亿立方米天然气,2025年将扩能到380亿立方米;还有一条1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管道要到2026年生效。

即便所有中俄在建管道都满负荷运行,出口量仍将不及北溪2号(Stream 2)管道规划的对德国的输送量(550亿立方米),而该管道在战争开始前已被德国搁置。


二、 贸易之外,中国对俄罗斯没那么重要

经济学人智库(EIU)中国研究总监任韬(Tom Rafferty)向BBC中文表示,自2014年克里米亚被吞并以来,俄罗斯对中国的贸易依赖程度一直在稳步上升。

“不过,在贸易之外,中国的作用就不那么重要了。它不是俄罗斯的主要外国投资者或贷款人,欧盟在这方面发挥着主要作用。”任韬表示。

数据也印证这一观点——根据俄罗斯央行数据,截至2019年底,累计对俄罗斯投资较多的国家/地区依次为::浦路斯(1799.8亿美元),荷兰(521.2亿美元),百慕大(377.9亿美元), 卢森堡(366.1亿美元),英国(363.7亿美元),爱尔兰(304.4亿美元),泽西岛(271.8亿美元),巴哈马(259.8亿美元),法国(223.1亿美元), 德国(211.3亿美元),瑞士(189.2亿美元)。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 同期中国对俄罗斯直接投资累计128亿美元,低于上述国家和地区。

此外,俄罗斯多家银行被剔出SWIFT结算系统后,金融制裁成为最大的困扰。

俄罗斯和中国都建立了各自的国际结算系统——STFM和CIPS。不过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这些内生的系统,还无法替代SWIFT。

2014年克里米亚战争后,俄罗斯加大了外汇储备中人民币的份额,而且双边贸易中人民币结算的占比也从2014年的3.1%上升到17%。不过,最重要的能源交易还是以美元为主。


三、中国很难坚定支持俄罗斯应对西方制裁

中国虽然嘴上说,“坚决反对任何非法单边制裁”,但实际行动却不那么“坚决”。

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称,中资大银行正忙于一方面确保与俄罗斯客户保持业务联系,一方面避免与西方的一系列制裁发生冲突。



此前,有报道称两家中国国有银行已经停止为购买俄罗斯商品开具美元信用证。

本周四,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宣布,在乌克兰发生冲突之后,已暂停所有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有关的活动,并对这些活动进行审查。中国是AIIB的最大股东国,有26.5%的投票权。

这种“言行不一”可能是基于自身利益考虑。路透社称,一些中资银行的高管正在考虑,能否将部分俄罗斯业务转给侧重于国内市场的小型银行,以避免受到二级制裁。

二级制裁是指,若公司的业务往来涉及被美国全面禁运国家或受制裁公司及个人,则可能承受被实施二级制裁的风险。 此前,中国公司华为和中兴就因为涉嫌违反对伊朗的制裁而受到美国的审查,受到巨额处罚。

“不过在中国的支持下,俄罗斯的经济仍然可以生存下去,关键的制成品进口需求仍然可以通过中国来满足。”任韬表示,但缺乏获得高附加值产品和服务的机会,这将损害俄罗斯经济中最具创新性和生产力的部分,对其经济表现和潜力产生长期影响。

“俄罗斯未来经济水平可能要低得多,经济学人智库预测2022年其GDP将下降10%。”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