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投诉待遇不公 南亚职场妇女表示她们的业绩难获加国公司认可
More than half of South Asian women in Canada feels they are unfair treated in workplace, study reveals


少数族裔女性在加拿大职场面临巨大文化障碍,使她们的工作业绩难以得到承认并无法获得和白人同事相等的职业发展机会。加拿大《环球邮报》说,近期一份调查显示,尽管在加国南亚职业妇女的能力最强,但很多人表示她们在职场受到不公平待遇。

Ethnic minority women face tremendous cultural barriers in the Canadian workplace, leaving them struggling to gain recognition and equal career opportunities with their white counterparts. According to the Globe, a recent survey has found that South Asian women are more likely to report unfair treatment in corporate Canada, despite being among the most qualified workers in the country.



51 岁的 Rushmi Hasham 记得在 1990 年代初期上班时的感受,做为少数族裔的她开会时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可太不容易。 “客户会与我的白人男性同事交谈而完全忽视我的存在。而每天都是一场争夺地位之战。虽我可把它当作一个挑战,但这的确让人筋疲力尽。”

五年后,她开拓了自己的生意,提供技能再培训和人力资源服务。但在经营了 18 年之后,她决定再度回到为他人打工的职业生涯。她说,虽然像她这样的南亚女性在工作场所人数比例有所提高,但许多人仍在为在公司的地位而挣扎。

3 月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尽管南亚女性的职业能力最强,但她们对工作场所待遇不公的投诉却是其他族裔的两倍。 34% 的南亚女性表示,她们在工作中受到不公平待遇,而在所有接受调查的女性中,这一比例仅为 17%。这项研究由非营利组织 Pink Attitude 委托,对 2,200 多名加拿大人进行的调查旨在为加拿大的南亚女性建立联系网络系统,为她们提供支持。

调查还发现,57% 的南亚女性出于多种原因计划离职,而在所有接受调查的女性中,这一比例仅为 19%。 47% 的南亚女性表示,她们正在考虑完彻底离开工作岗位,因为疫情加重了工作场所的不平等现象。



这项调查结果应该令人担忧。加拿大的劳动力市场在 2021 年第四季度出现了创纪录的 915,500 个职位空缺,雇主为填补职位而绞尽脑汁。

Pink Attitude 报告提出了几项建议,以帮助雇主吸引更多多样化的人才并留住有工作技能的南亚女性。它建议开展专门针对南亚劳动力的多元化、公平和包容性项目,强调有师徒项目和赞助机会的重要性。它说,如果南亚女性如有职业发展的机会,比如得以接受继续教育,她们更能发掘潜力。同时,灵活性的工作时间将更有助于将她们保留在劳动力市场。

该报告提供的主要建议旨在为新移民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呼吁雇主承认加国以外所获得的宝贵工作经验。

Pink Attitude 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 Ruby Dhillon 表示,所被调查的南亚裔女性不仅在求职方面面临障碍,而且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面临着险阻。她说,在加拿大出生的或白人女性没有面临同样的困境。南亚女性的能力“在工作场所没有得到充分利用。那些保证都是空洞的,她们的阻力重重。”



进行这项研究的多伦多市场研究机构 Culture IQ 的创始负责人约翰史蒂文森(John Stevenson)表示,这项调查与 700 名南亚女性进行了交谈,她们根据在加拿大生活的时间长短进行分类——从零到三年,三到五年,五到十年,十年以上,还有在加拿大出生。史蒂文森先生说,调查发现属于在10 年左右档次的女性面临职业升迁的困境。

史蒂文森说:“这些女性称,随着事业的发展,她们越来越得不到器重。他们没有得到充分机会参与公司运作。他们的经理只是在口头上给她们开空头支票。”

Dhillon 女士补充说,工作场所中的文化差异可能导致南亚女性在工作场受阻的原因。 “在我们家乡文化中往往被教导不要谈论自己和成就,否则就会受到排斥。但在西方世界,你必须这名做。你需要大谈你做出了什么业绩。否则,你将被视为一个毫无工作能力,更无领导水平之庸人,”她说。

该研究还发现,能找到师傅的南亚女性比那些无人带路者可易成功。但是,当 63 岁的 Palvinder Kaur 开始她的工程师职业生涯时,发现找到一名南亚女性的师傅并不容易。

“当我在 1972 年读工程课时,我不仅是唯一的南亚女性,而且是所有族裔中的唯一女性。其中压力可想而知。多年来,我从未见过任何女工程师。我的周围全是男性,同事和上司都是男人,”她说。



但考尔女士确实得到了其他职业女性的支持。 “一些看到我的简历的朋友并告诉我要更具创劲。一位朋友曾经告诉我,将“带领团队”改为“成功领导”。这些朋友的确给我的人生提供了巨大帮助。”

尼泊尔裔在加国担任职业顾问的 雷米女士(Sweta Regmi) 说,南亚女性通常在她们的领域找不到领路人,对于新来者来说尤其如此。

“如果你想在职场有更大的发展,你最好找到一位来自相同背景和相同行业的师傅。 这就是很多人的问题所在,因为他们没选对领路人。 不是人人都适合做你的师傅。 你需要找到适合你,针对你问题的人,”雷米女士说。

虽然在加拿大出生或已经在这里工作了 10 多年的南亚女性在职业发展方面面临障碍,但新移民面临着找工障碍。 加拿大雇主通常更喜欢雇佣“加拿大经验”者。

Rajane Thathari 在印度是一名有执照的物理治疗师,但在移居加拿大后不得不改变职业。 “我申请了数百份工作,但他们都不雇用我,因为我没有加拿大经验。 一家医院甚至根本不回复我的申请,简直就是浪费我的时间。”



于 2019 年从印度移居加拿大的Vandana Saini 曾成功地经营了一份活动管理生意。在找对口工作一年多后她被告知她的口音会成为她重操领域职业的障碍,她不得不另辟它路。但她在一个新的国家,谁都不认识。 “他们想要‘加拿大经验’。当我刚到这个国家时,我怎么能有加拿大经验呢?”
雷米女士说,她就如何应对对加拿大经验的需求曾向数位客户提供建议。她说:“我永远不会告诉任何有能、工作出色的人从头做起。”

Dhillon 女士说,她从企业雇主那里获得了积极的反馈,他们一直支持 Pink Attitude 的研究。她希望这将会是招聘政策和职场文化改变的起点。

“进入加国的移民劳动力都受过高等教育并由工作能力。所以我们也需要重新考虑我们的招聘方式。加拿大企业需要好好考虑如何适应新的劳动力市场。作为南亚人,我们应该能充分发挥我们的潜能,我们需要被接受,”她说。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