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在受过教育的劳动力方面,加拿大领先于其他G7国家,但其中大部分人专业不对口
Educated immigrants in Canada face underemployment but leads G7 in educated workforce


(大中网/096.ca讯)加拿大通讯社(The Canadian Press)报道说,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11月30日(周三)发布的数据显示,加拿大劳动力受教育程度在G7国家中最高。统计局同时指,新移民人才未获充分利用,学历与岗位不匹配程度高于本地教育背景工作者两倍。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顺从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禁止媒体拍摄演讲的要求,渥太华大学道歉
安省审计总长:同为注射COVID疫苗,医生薪资是护士的5倍,另有340万剂新冠疫苗被浪费
环邮专栏:89年天安门广场的抗议是基于中国的明天 而目前的抗议是因为忍无可忍

当莫西(Nancy Morsi)去年完成她的医学学位后来到安省奥克维尔市时,她打算行医。相反,她从9月起一直在做医疗助理的工作。

莫西是许多移民医生中的一员,他们发现自己从事的工作低于他们的能力,因为有一系列的挑战使他们的证书难以得到承认。这包括漫长而昂贵的认证程序和有限的名额,特别是对那些在国外接受教育的人来说。

这位24岁的女孩在2013年与家人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移民到加拿大后,于2015年前往爱尔兰学习医学。

她说:"我在两家诊所工作,让我充实起来。虽然我不是作为医生在执业,至少这是与我的领域有关的事情。"

她在爱尔兰完成六年的学位后,一直未能在加拿大获得住院医师机会,她正在等待住院医师申请的重新开放。

莫西说:"当你申请时,你被认为是国际医学毕业生(IMG)......然后与加拿大医学毕业生相比,录用名额非常有限。(这)很不公平。"

根据加拿大住院医师匹配服务显示,2022年有2,844名加拿大医学毕业生被匹配到3,410个可用的住院医师项目中实习。439名国际毕业生只能够获得一个名额。

加拿大统计局最新发布的2021年人口普查的教育状况数据显示,莫西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21年,加拿大拥有学士学位或更高学历的人数上升到640万,占工作年龄人口的32.9%。这比2016年的28.5%有所上升。统计局表示,在这4.3个百分点的增长中,最近的移民占了近一半,但他们的能力仍然更有可能对大大超过工作要求。

多伦多地区移民就业委员会(TRICE)的临时首席执行官陈先生(Debroy Chan)说,受过高等教育和培训的移民的学历认证程序往往是缓慢的,昂贵的,且希望渺茫的。

陈说:"新来者不清楚他们需要做什么。"

他发现,在加拿大也有许多失业或专业不对口的受过国际培训的医生和护士,而此时加拿大各地卫生系统正呼唤着更多的雇员。

他说:"我们迫切需要解决这些问题,否则加拿大将失去其作为技术人才目的地的声誉。"

加拿大统计局教育统计中心的负责人赵约翰(John Zhao)表示,在2016年至2021年期间抵达加拿大的移民,在五年的普查期内,比以前任何一个群体的教育程度都要高。

他说:"每10人中有近6人拥有学士学位或更高学位。"

赵约翰认为,并非所有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能找到与他们的技能和培训相匹配的工作。

他说:"国际学位在加拿大并不总能被视为同等学位。因此,拥有这些学位的移民比在加拿大出生或受过加拿大教育的学位持有者的资历可能性要高一倍。"

蔡先生(Hank Tsai)在四年前移民到加拿大之前在台湾学习机械工程,今年早些时候他在多伦多的百年学院(Centennial College)完成了飞机维修和管理课程。

这位29岁的年轻人现在一直在做面包师的工作,并在多伦多的一家餐馆做服务员,同时申请他学习专业方面的学徒,几个月来没有任何收获。

他说:"我也许申请了50家公司,我只得到3个面试机会。许多公司要求我有加拿大工作经验。"

在疫情期间,获得这种经验就更具有挑战性了。能说流利的英语也是如此,这是许多移民到达加拿大时面临的一个障碍。

他说:"在台湾,我们说国语,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没有太多机会说英语。在COVID期间,所有的事情都是远程完成的,所以这种环境减少了我和我的朋友、同学与加拿大人交谈的机会。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受过高等教育的移民和强大的专上教育意味着加拿大继续以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劳动力领先于其他G7国家。在25至64岁的工人中,加拿大有57%以上拥有专上文凭,其他G7国家每四个工人中才有一个拥有大学证书或文凭或类似的证书。

多伦多城市大学未来技能中心(FSC)主任威廉姆斯(Tricia Williams)认为,加拿大教育程度整体趋势描述了"一个宏伟的蓝图"。

她说:"加拿大对其教育进行了大量投资,拥有一个真正强大的大学系统,专注于让人们进入他们想要的工作岗位。"



威廉姆斯注意到,一些雇主抱怨说,并非所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毕业生都有实际的工作技能,但许多雇主已经认识到与大学系统密切接触以锁定未来雇员。

她说:"大学也开始进入这个阶段。他们开始指出一些他们与雇主有真正密切关系的项目。"

威廉姆斯表示,大部分移民是通过高学历或高技能进入加拿大的,但新来者可能不具备劳动力市场所需的具体技能,而且可能面临监管障碍。

她说:"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一个医生为了糊口去开出租车......这对个人来说真的很糟糕。这实际上对加拿大人才利用率也非常不利。"

新移民格拉(Ruchi Gera)对这些挑战很熟悉。在6月来到安省密西沙加市之前,她在印度是一名牙医。

虽然她拥有印度的牙科学位和口腔医学及放射学研究生学位,但在通过可能需要三年时间的执照考试之前,她无法在加拿大从事牙医工作。另一个选择是回到加拿大的学校学习两到三年。

她说:"这绝对是非常令人沮丧的。我明白同等学历对我在这里开始工作很重要,但仅仅是这个过程的长度就有点令人沮丧。"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