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生活社会:穿假名牌的人更容易说谎


(大中报秋枫报道)《环球邮报》的一篇文章称,当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教授丹•阿雷利(Dan Ariely)收到一个Prada旅行袋作为礼物时,他感觉很好。阿雷利在他的新书《有关不诚实的(诚实)真相》(The (Honest) Truth About Dishonesty)一书中称:“我站得更直了一点,并且走起来也更加照耀。我不知道如果我穿着Ferrari内衣将会怎样。我是不是会觉得更加精神焕发?更加有自信?更加轻快?走得也更快?”
 
奢侈品牌的承诺就是提升你的品位和地位。即使是那些并非标签的奴隶的人也知道,一件美丽和制作精良的服装穿在身上的确会给人带来不同的感觉。无论是因为招牌出名,还是只是因为觉得看起来很好看,一双闪亮的Louboutin红底鞋的确能够令人精神大振。
 
但是如果我们穿着使用的是假名牌,那我们是否也会有同样的良好感觉呢?阿雷利被自己使用Prada的经历激发起兴趣,他决定去确定人们的穿着是否会改变他们的行为。
 
阿雷利和他的同行,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的基诺(Francesca Gino),以及哈佛大学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诺顿(Michael I. Norton)对一群女性志愿者进行了一系列测试。他们让这些女性带上Chloé太阳镜,并通知她们这些眼镜是真还是假。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测试后,研究人员发现带着假冒太阳镜的女性更容易不诚实和说谎,在一次测试中,受测者被要求完成一道数学考题,然后让她们自己改考卷报分数,并告诉她们分数越高得到的奖金就越多。结果,在带假冒太阳镜的受测者中,有多达70%的人作弊;而在带真品太阳镜的人中,只有30%的人作弊。
 
在另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对受测者进行了一次调查,对她们在诚实和道德方面的其他行为进行了查看。调查结果发现与带着真品太阳镜的受测者相比,那些带着假冒太阳镜的人对他人的判断更加严厉,更倾向于认为其他人不诚实和不道德。阿雷利表示,假名牌会给主体带来“自我信号显示”,而这个概念会影响我们自身的行为,就像是对我们自己的客观的观察员。因此如果你也是带着假冒太阳镜的人群中的一员,那你可能也更有可能去欺骗他人。
 
假名牌带来的心里影响可能是一个新理念,但是其造成的经济影响却是不容置疑的,并且越来越大。据国际商会(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称,全球假冒和盗版产品的总价值约为$6000亿美元,并且相关的黑市与童工,甚至恐怖主义有关联。
 
随着技术的发展,现在生产的假名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逼真,并且人们从网上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购买到这些假名牌。但是在今春的纽约,一如既往的街道喧嚣仍然随处可见。虽然政府和行业在近几年的严厉打击已经令假货交易稍稍收敛,坚尼路(Canal Street)上的假名牌基本上已经销声匿迹,但是在唐人街假名牌依旧横行。
 
造假的世界让人感觉低级庸俗,但是时尚也并不总是至真完美的。进入高端商店你仍然会感觉到不真实,因为那里都是冰冷的玻璃陈设柜,寂静的音调,和销售人员流露出的蔑视。
 
时尚作家黛娜•托马斯(Dana Thomas)在其2007年的书作《《奢华:奢侈品是怎样失去其光泽的》(Deluxe: How Luxury Lost Its Luster)中,描写了她参观中国广州的制造工厂的经历。在那里一些价格高昂的名牌包包就如同大众品牌一样,被放在同一条流水线上生产出来。但是在巴黎的郊区,托马斯看到的是工人们在用亚麻线手工缝制Hermès Kelly的包包。如今,那些美丽的,制作精良的奢侈品几乎都不值它们所标的高价。
 
但是,人们仍然愿意花钱实现他们的奢侈品幻想。实验社会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2010年公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那些感觉自我价值被破坏的人更倾向于购买奢侈品。似乎许多人购买奢侈品是为了自我安慰和获得更好的感觉。为此,他们愿意倾尽全力去购买那些奢侈品。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