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高中网课考试作弊之风有所上升
Cheating: a 'free-for-all' at virtual high schools


 
 
(大中报/096.ca讯) 加拿大通讯社日前发表了一篇Nicole Thompson的观点文章,她注意到安省上远程网课的学生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设计出了新的作弊方法。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从偷偷给朋友发短信,到下载能显示答案的手机应用程序,教育工作者表示,由疫情引起的在线网课为实际开展作弊提供了大量技术驱动的解决办法。 
 
Olivia Meleta 是安大略省Thornhill 的一名高中数学教师,她说她在9月下旬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当时有几名学生参加远程考试时提交的答案,使用她和她的同事没有教的方法。

 
她表示那几名学生的答题使用了非常复杂的解题思路,大约用了有20个步骤,但实际网课传授的解题过程仅需要五六个步骤。
 
她的一位同事解释了可能发生的事情。学生们显然已经下载了一个名为Photomath的应用程序,表面上是手机拍照学习数学的软件。
 
这款手机应用可以拍下一张数学题的照片,并提供数个解题思路,说明如何解题。
 
Photomath于2014年在克罗地亚成立,宣称全球下载量超过1.5亿次,其中教师至少下载100万次。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该公司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已经与教师合作创建了一份"最佳实践"指南,以展示如何将其纳入课堂教学之中。

发言人Jennifer Lui 称,指南的重点是三个核心原则:强化课堂上所学的概念,提供检查作业的方法,以及加速个人学习。
 
Mathway是一款类似的应用,也吹嘘着"数百万用户和数十亿问题的答案"。该应用宣称目的是"让所有学生都能获得优质的数学帮助"。
 
而专家表示,虽然该软件可以成为学生做作业的合法辅助工具,但老师们不得不想办法保障考试不受影响。
 
例如,数学老师Meleta已经下载了Photomath,并通过它运行所有的测试题。
 
她说:“如果它解决测试题的方式和我完全一样--换句话说,如果我无法分辨出其中的区别--那么我就不会在考卷中加入这道测试题。”
 
对于一些比较传统的作弊方法,她也想出了预防的办法,这些方法在Zoom school时代得到了高科技的应用。
 
旧瓶装新酒:以前作弊是通过纸条传递,现在通过社交软件发送信息。

 
为了缓解这种情况,Meleta 为一道测试题写出四五个版本,让学生意识到分享答案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得不偿失。
 
当然,缺点是占用了她更多的时间去制作测试题。
 
她说:“我所有的周末、工作日的晚上都消耗在这上面,都有点吃不消了。”
 
而Meleta表示她的方法只能走到这一步。有些因素--比如从家教或数学高手亲友那里能得到实时答案,这样变化测试题的方式是无能为力的。
 
有趣的是,自从学生开始远程上网课以来,她发现作弊现象有所上升,不过她指出,参与作弊的学生仍占少数。
 
她表示,当没有监考老师在场的情况下,作弊的心态就坦然很多。而在以前课堂教学过程中,学生们都知道作弊是不对的。
 
同样在Thornhill教高中数学的Cheryl Costigan称,她的学生中"作弊的情况比过去多得多"。
 
她说:“这是一场没有管制的考试,大量的学生在考试中作弊。”
 
在她参与的第一次远程考试监考中,她竟然能听到手机拍照功能的咔嚓声。后来学生们都学聪明了,把手机静音了。但是她还是能看出来,学生做题有集体参与的痕迹。
 
她也注意到学生在使用Photomath帮助解题。但不仅仅是这样。她意识到,她不能在测试中使用旧数学课本上的测试题,因为只要在谷歌上搜索一下,就能轻松找到答案。
 
Costigan称自己能理解自己的学生们,他们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她表示,COVID-19疫情带来的变化是一个方面,但父母的期望之重同样会带来影响。
 
她感慨的说:“他们的父母都在给他们施加压力,希望他们能考上大学,所以他们觉得自己必须拿到那个分数,他们真的不在乎作弊了。毕竟规避风险是人类除了果腹以外的第二天性。”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