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预期寿命长短需运用不同财务策略
Life expectancy is one of the great unknowns in retirement planning, but these strategies cover you no matter what




(大中报/096.ca讯) 加拿大金融邮报日前发表了一篇特约撰稿人Jason Heath 
的文章,他是多伦多注册财务规划师(CFP)。他认为寿命是不可预知的,所以需要因此应用不同的财务策略应对。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尽管具有挑战性,但在理财规划中,预期寿命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注册财务规划师应该帮助人们构建一个可以持续到90多岁的退休生活,因为活到90岁和100岁之间有很大的区别,所以需要确定客户的储蓄究竟能用多久的问题。不幸的是,我们不得不带着这种不确定性生活。
 
 
有些人会根据自己的健康状况或家族史,预期自己的寿命会很长。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在做出消费和储蓄决定时,应尽量降低寿命过长的风险,以避免钱财耗尽。然而,健康问题可能会缩短某人的预期寿命,或者绝症可能会大大缩短预期寿命。
 
预期寿命短的人有某些养老金方面的考虑,可能对其配偶或其遗产有利。他们应该考虑在60岁时就开始领取加拿大退休金计划(CPP)中的退休金,在65岁时就开始领取老年保障金(OAS)。与延迟支取相比,提前支取退休金会有所减少,但预期寿命短的人未必能从延迟支取退休金中获益。同时,预期寿命较短者的配偶可能希望将其CPP退休金支取延迟到70岁,以确保他们以后有更多的遗属抚恤金,届时他们可能要独自生活。
 
设定收益 的退休金计划defined benefit成员在开始领取退休金之前应考虑其预期寿命。在选择退休金选项时,可能会有不同的遗属选项,所以预期寿命短的人可能希望选择100%的遗属选项(如果有的话)。这将降低他们生前每月领取的退休金,但可以避免在他们死后退休金的减少,使其在世配偶受益。
 
还有一些税收策略可能对预期寿命短的人有利。这些策略可以包括有计划地支取某些理财收入,如注册账户提款或多年的资本收益,或实施遗产冻结。

 
一个常见的例子是加拿大注册退休储蓄计划(RRSP)或注册退休收入基金(RRIF)。如果一个预期寿命较短的人将RRSP的支取推迟到72岁,或者只从RRIF中支取最低限度的资金,他们可能会浪费掉在收入少的时候支付低税率的那几年。例如,如果RRSP或RRIF受益人在死亡时没有转移给配偶,而是支付给子女,那么在大多数省份,应缴税款可能超过50%。即使受益份额都划给配偶,配偶未来的所有收入也将在其报税单上被征税,因此,趁着机会将收入在两份报税单之间分割,可以最大限度地增加在世配偶的未来收入,并最终增加遗产。
 
一些省对死者应支付的遗嘱认证费用很高,以在分配之前验证死者的遗嘱。这些费用可以通过指定受益人、共同持有具有生存权的资产、使用保险产品或建立共同伙伴或另一个人信托来避免。有些省份收取统一的遗嘱认证费用,而其他省份则收取一定比例的费用。在庞大的遗产中,这一小部分的费用仍然是相当很可观的。因为遗嘱认证的费用很高,

那么在财务安排方面多花些时间和精力还是非常值得。
 
寿命过长的风险是需要规划的重要因素,也是规划退休生活时需要降低的风险。家族史可能会影响预期寿命,但即使父母没有活到那么久,子女也可能活的时间更长。65岁的男性有50%的概率活到89岁,女性则多活两年,活到91岁。
 
将CPP或OAS退休金的开始支取的时间推迟到70岁,是为长寿做打算的好办法。一个活到80多岁的退休金领取者,尽管支取延迟了,但从长远来看可能会更好。这可能意味着他们需要在退休后提前支取各类投资,同时暂缓支取政府退休金,但对于那些在工作期间没有公司设定收益养老金计划的人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有益的策略。CPP和OAS在70岁之前,每推迟一年领取,支取额度都会增加,并且每年都会根据通货膨胀率进行调整。

 
CPP、OAS和公司设定收益退休金是退休年金收入annuity income的形式。退休年金是定期支取的款项,通常是每月支付。个人可以使用自己的RRSP、RRIF或保险公司的非注册投资购买年金。年金支付的计算基于健康评估。 如果您身体健康,则您的付款会更低。 如果您的健康状况不佳,您的付款将会更多。 利率也是一个因素。 低利率意味着较低的付款,而购买年金时较高的利率将增加年金支付。 年金可以作为一种确保寿命不长的方法。
 
退休人员或即将退休的人员在预测其退休后资金流时,应指望从投资中获得保守的回报率,但显然要争取其风险承受能力可能达到的高回报。
 
低回报率的假设可以帮助减轻投资风险,比如在退休初期股市下跌。另一个考虑因素是,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可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改变。一个60多岁时自信满满的投资者,到了70多岁或80多岁时可能会失去信心。认知能力受损意味着偏保守的配偶或子女可能会接任理财授权书,他们的风险承受能力可能会降低。一个积极进取、自我管理的投资者,有一天可能会把自己的投资组合交给投资顾问,而投资顾问的费用可能会降低收益,或者建议更保守的资产配置,从而降低收益。
 
寿命过长的一个风险是,提前或由于产生长期护理费用而耗尽资产的风险。。人们可以购买长期护理保险来支付这些费用,但支付这类保险费用也会减少本可用于支付护理费用的资产。因此,基于几个风险因素,规划一个能比个人寿命更长久的遗产可能需要谨慎心理。
 
有不同的策略来规划短期或长期的退休生活。财务规划的最佳方法是定期重新审视环境,重新考虑你的计划。财务规划师Jason Heath希望他的母亲能和他的姥爷一样长寿,他姥爷86岁去世。Heath的母亲64岁时被诊断为绝症时还在工作,65岁时就退休了,后来又被查出第二次绝症,在亲友们庆祝她66岁生日的同一周去世。上面提到的一些寿命长短的财务规划同样适用,只不过计划没有变化快。
 
Heath 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死,他希望是很多年之后。他在规划自己的财务时,考虑到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100岁。但他现在不想知道自己的寿命究竟多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