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联邦预算,自由党的大内宣?


 
                                
 
大选胜出执政已两年,执政自由党才正式提出一份联邦预算。起先是因为原财长穆诺的去职,接替人手需时间熟悉和理清状况,再者是去年初新冠疫情的泛滥,大量临时的财政支出涌现,执政府难以规划财政大盘,故至今才提出预算案。现财长方惠兰虽做过财经记者,但非财经专才,如此就有利于总理小特鲁多方便插手和干预财经事务。两年始铸就的财政预算,感觉仍在疫情的慌乱应对中,欠缺国家长远发展的方向性探寻。与其说是年度财政预算,不如说是执政党的大内宣,或者说像是竞选政纲。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该预算无详细支出框架,仅笼统打算财政赤字由去年的3542亿,控制到今年的1547亿。作为少数政府,尤其在疫情中,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撒钱,广泛救济以赢得民心。本次预算拟议新支出达1014亿,不知往那投,亦不知实际该投多少;使国家负债占GDP超过54%,日后的加税恐怕难免。那本厚达7-8百页的预算书之标题就是:就业、增长和复苏。促进就业的方法有多种,减税吸引投资、提振新技术和开辟新行业等。但执政府却把投资托儿服务作为主打,托儿计划300亿,每年83亿,计划让有需要家庭每日仅负担10元/人。托儿服务当然重要,尤其对工作女性很有助,但这是地方政府的传统事务,联邦有钱有心帮上一把是好事,可充其量只是维持和恢复现有的就职水平,有什么能比发展新技术促产业转型开创众多薪优工作,对提高家庭收入、政府税收和繁荣社会经济来得更为有效?如达这种局面,托儿服务又岂会是个问题。自由党大张旗鼓地把托儿服务放在预算案的首位,恐怕更在意的是众多中低收入阶层的选票吧。
 
与其撒钱资助托儿业者及有需要家庭(理论上大概有钱人也需要),不如加强对托儿业的法规及行业服务质量的标准建设。就像老人长期护理业,有反对党及地方政府批评联邦预算未投资长护业。表面上看似有缺公平,但长护业的事务法律上明订属地方省政府,除非修法让联邦像对失业救济那样管理长护业。在这次疫情中安省等长护业成为重灾区,主要是地方政府缺失监管,让私营长护业者一方面吸挖政府资助,另一方面为保利润压低员工工资,使员工为生计不得不在多家长护院兼职,在院方PPE短缺的情形下造成众多长护院感染加剧。问题的责任方是院方和地方政府,联邦已动用军队协助了多家长护院。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预算案提180亿在健保和原住民医疗,虽分量不重,但也算够了意思。同时也承诺,适度提高老年人养老金,执政党对各类选票不敢松懈,也提出最低时薪15元/H,以及44亿住房改造计划。执政府没有推行由医保函盖药费,以及不敢推行自由党内部决议的2千元/月之最低收入计划,但却象征性地提出70亿的绿能经济。绿能经济,光减排这70亿就未必够,加之鼓励新能源技术,和产业转型,自由党执政府仅用70亿就将之打发了,也真够敷衍的。
 
种种迹象表明,执政府仍在疫情的恐慌中应急对付,缺乏对国家长远发展规划的思考和尝试。预算的总体方向是收缩,仅管以复苏之名。也许联邦自由党最重要和优先的考量,是竭力保住政权。至于国家命运社会未来的大文章,不敢做或怕做不好,还是往后再说或让他人来做罢。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