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国际新闻自由日看中国的公民记者张展、陈秋实、方斌的近况如何?



 
(大中报/096.ca讯)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报道说,今天,5月3日(周一)是国际新闻自由日, 四名因在武汉报导新冠疫情而被中国政府逮捕的公民记者,在事发一年后,仍未重获自由。消息传出,陈秋实仍遭当局严加管控,方斌的案件毫无进展,张展则是已被送入监狱服刑。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去年至少有4名中国的公民记者因为在武汉封城期间透过各种管道报导当地的情况,后来一一被中国政府逮捕丶强迫失踪甚至判刑入狱。一年过后,这4人依旧尚未重获自由。上个月,美国国务院在《2020年度人权报告》当中也特别关注他们的情况。目前,只有李泽华一人在去年四月曾在一个上传至Youtube的视频中现身外,其他三人目前都为正式公开露面。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张展母亲探视屡遭拒 
在武汉封城期间因报导当地情况被警方逮捕的公民记者张展在去年12月28日遭法院以“寻衅滋事”判刑4年后,传出已于今年2月底被转往上海女子监狱。熟知张展案件进展的消息人士告诉德国之声:“张展的妈妈在收到通知后尝试到上海女子监狱探视,但她到了之后却找不到张展,并被告知要打电话才能预约会见。她一开始打电话都联系不上监狱的管理员,联系上后对方跟她说只能寄钱,不能寄衣服。”

此外,消息人士还说,监狱的管理人员不断以各种藉口拒绝让张展妈妈与她会见,导致张展妈妈在多次碰壁后,对于是否能顺利见到张展已不抱太多希望。他说:“张展妈妈想写信给她,也希望收到张展的来信,但监狱方也不让张展这麽做。通信权也没有收到保障。”
 
此前,张展的律师曾于1月底最后一次去看守所探视张展,当时张展仍处于半绝食的状态,只靠乾粮丶水果与水来维持最基本的身体需求。虽然与12月28日开庭审判前相比,张展当时的状态已较为放松,但她对于自己遭受非法待遇的不认同仍抱持坚决的态度。
 
熟知详情的消息人士向德国之声表示:“张展当时收到来自武汉朋友的明信片与祝福话语后,便向律师表示,如果自己能顺利出狱,她希望到武汉与朋友拍照并回顾当时的一些经历。她的律师也把最后一次会见的过程分享到微信,但该文章随即遭到封锁。”
 
据传,张展的代理律师已被当局禁止到上海会见张展,她的家人则持续尝试能成功会见张展。但其他维权人士认为,由于张展案件受到各界高度重视,张展母亲必须付出非常大的努力,才有可能恢复通信与探视权。
 
消息人士告诉德国之声:“她妈妈必须付出非常大的努力来恢复与张展的通信或探视权,这包含透过律师申请申诉会见,但这一切都很难预测。普通案子可能性还比较大,但张展的案子,律师去监狱能否见到她,都很难预测。”
 
陈秋实去哪儿 
陈秋实在去年2月初被中国警方从武汉带走,之后便ㄧ直与外界失联。去年9月,熟知陈秋实情况的中国网红徐晓冬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称,陈秋实当时仍被法律监管,但他本人在一个安全之地。后来,有消息人士向香港《南华早报》透露,陈秋实已被送回位于青岛的父母住处,但仍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徐晓冬在今年3月29日再度于Youtube频道分享陈秋实的近况,表示自己看到陈秋实的视频,称他在父母照顾下,精神已恢复不少,身体也非常健康。他说:“秋实正在锻炼身体,可以说基本达到了一身微微的肌肉。他还是留着闷骚的小胡子,精神很佳。他的精神状态在他爸妈的照顾下,恢复的还可以。”
 
徐晓冬还提到,陈秋实他现在也能透过上网丶看电视或报刊了解到外界的情况,但他现阶段仍不便与外界接触。他说:“我预计秋实可在2021年9月或10月份回到公众视野。秋实继续保持他的作风,不接受海外任何组织的联系丶赞助或沟通,不移民,秋实爱国。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们国家跟人民,为人民服务。”

方斌下落不明 
同样在去年2月初被武汉当地的警察抓捕的公民记者方斌则是被捕之后,外界所知消息最少的一位。一名持续关注方斌案件的消息人士向德国之声透露,方斌的家人在他被捕后,一直拒绝外界关注他的案件,而据他所知,目前没有律师代理方斌的案件。
 
他说:“有些武汉的朋友去找过方斌的姐姐,但方斌的姐姐什麽也不说,甚至对朋友都拒之门外。我不知道方斌的案件有律师代理,但至于家人或方斌本人是否有请律师,这我就不知道了。”
 
这位消息人士指出,由于方斌的个性较为倔强,所以他担忧方斌的案件可能不会朝太好的方向发展。他告诉德国之声:“如果他不向当局妥协,那结果不会太好。如果他能委婉一些,甚至做出让步,那他的情况可能会好些,或许会像李泽华或陈秋实那样很快可以出来。但他如果一定要坚持自己是正确的,那他出来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至于目前传出被当局控制在老家的李泽华与陈秋实,长期关注这几位公民记者案件的维权律师李大伟认为,他们是否能在完全恢复自由后继续从事维权相关的事务,都取决于他们个人。他表示:“如果他们把维权作为事业或奋斗目标,那他们可以义无反顾的去做。但如果他们在受到打压后,心里产生某种障碍或感受到来自家庭跟社会的压力,他们可能认为继续维权对自己不利,所以选择放弃。”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