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只注重封城,却忽视打疫苗!亚太地区转眼之间从抗疫先进退为后进



 
(大中报/096.ca讯)美国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报道说,澳大利亚悉尼——在整个亚太地区,在遏制新冠病毒方面曾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国家,如今在疲于摆脱病毒的困扰。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在疫情曾经严重得多的美国,体育场内坐满已接种疫苗的球迷,飞机上挤满了暑假出游的人,但在东方,遏制大流行的先锋国家仍然陷在不确定、限制和隔离的循环中。
 
在中国南方,Delta变种的传播导致主要工业中心广州被突然封锁。台湾、越南、泰国和澳大利亚在最近的疫情暴发后也采取了遏制措施,而日本正在应对第四轮感染带来的疲倦,还要担忧奥运会会带来的病毒灾难。
 
在没有封锁的地方,人们还在尽力继续他们的生活,戴着口罩,保持社交距离,不出远门。在经济上,由于大多数国家成功地应对了第一阶段,该地区相对较好地经受住了大流行。
 
但是,从中国到新西兰,仍有数亿人未接种疫苗——而忧心忡忡的领导人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关闭国际边境——即使新的变种加剧了威胁,人们也逐渐难以忍受被限制的生活。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简单地说,人们烦了,问道:为什么我们落后了,什么时候大流行的日常才会最终结束,回归美好的生活?
 
“如果这还不算被困住,我们就好像在胶水或淤泥中等待,”澳大利亚墨尔本多尔蒂研究所(Doherty Institute)疫苗和免疫研究小组负责人特里·诺兰(Terry Nolan)说。这座拥有500万人口的城市才刚从上一次封锁中解脱。“每个人都试图逃离,寻找一种紧迫感。”
 
虽然疲倦因国家而异,但通常源于疫苗短缺。
 
在越南、台湾和泰国等一些地方,疫苗接种活动几乎没有开展。最近几周,中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的接种人数急剧增加,但距离向所有需要疫苗的人提供疫苗还很远。
 
但该地区几乎所有地方的趋势都指向运气的反转。当美国人庆祝新的曙光时,对于亚洲46亿人口中的许多人来说,今年剩下的时间看起来很像去年,有些人将遭受极度痛苦,而另一些人将陷入一种低迷的常态。
 
或者可能会发生更多的波动。在全球范围内,企业都在关注中国南方的新疫情是否会影响那里繁忙的港口码头。在整个亚洲,疫苗接种的开展止步不前,也可能导致充满变数的封锁不断,对经济造成新的损害,政治领导人被迫下台并改变国家之间的权力格局。
 
这些风险植根于几个月前做出的决定,当时大流行还没有造成最严重的破坏。
 
从去年春天开始,美国和欧洲几个国家在疫苗、快速审批和花费数十亿美元来确保第一批疫苗上押下重注。对疫苗的需求是紧迫的。仅在美国,在其疫情暴发的高峰期,每天都有数千人由于国家对流行病灾难性的失败管理而死亡。
 
但在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和台湾等地,由于边境限制、公众遵守防病毒措施以及广泛的检测和接触者追踪,感染率和死亡人数保持相对较低。由于病毒形势已基本得到控制,而且国内开发疫苗的能力有限,因此对于下大订单或相信当时未经证实的解决方案的紧迫性并不高。
 
“公众感知的威胁很小,”斯坦福大学医学院(Stan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研究新冠病毒政策的副教授王智弘(C. Jason Wang)博士说。“政府是针对公众对威胁的感知做出的回应。”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王智弘还说,作为一种遏制病毒的策略,边境控制——一种整个亚洲都在采用的首选方法——能发挥的作用有限,“要结束大流行,你不仅需要防御性策略,还需要进攻性战略。进攻性策略就是接种疫苗。”

 
疫苗接种在亚洲开展,是由人道主义考虑(世界哪些国家最需要疫苗)、当地安于现状以及对药品生产和出口的最基本的权利来确立的。
 
今年早些时候,相比实际的交付,似乎更多的是有关与控制疫苗生产的企业和国家签订协议的公告。3月,为控制本国疫情的肆虐,意大利禁止向澳大利亚出口25万剂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其他地方的发货也因为生产问题被推迟。
 
“真正抵达码头的疫苗进货量——可以说离采购承诺还差得远,”澳大利亚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理查德·莫德(Richard Maude)说。
 
曾在世界卫生组织工作的内科医生、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微生物学教授彼得·科利尼翁(Peter Collignon)说得更直白:“现实情况是,生产疫苗的地方都在为自己保留疫苗。”
 
为了应对这一现实,以及阿斯利康疫苗导致的罕见血栓并发症,亚太地区的许多政界人士很早就强调没有必要急于求成。
 
现在的结果就是与美国和欧洲相比出现了巨大差距。
 
在亚洲,约有20%的人至少接种过一剂疫苗,拿日本来说,这一比例仅有14%。相比之下,法国这一数字接近45%,在美国超过50%,在英国超过60%。
 
在Instagram上,美国人曾经斥责好莱坞明星在没有新冠的澳大利亚享受无口罩生活,但现在到处都是纽约客笑着拥抱刚接种完疫苗的朋友的图片。巴黎餐厅里食客微笑的影像招徕着夏日游客,而在首尔,人们焦虑地刷新着手机应用,寻找剩余疫苗,但通常什么都找不到。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剩余疫苗到底存不存在?”一位Twitter用户最近问道。“还是跟K-pop偶像演唱会的前排座位门票一样,在0.001秒内就会消失?”
 
随着一些疫苗供应短缺开始缓解,需求也有所增加。
 
在控制病毒长达数月之后,一直受疫苗犹豫困扰的中国在6月2日完成了2200万次接种,创下了该国的纪录。据报道,有14亿人口的中国总共接种了近9亿剂疫苗。


 
日本也加大了接种力度,放松了只允许特定医务人员接种疫苗的规定。日本当局在东京和大阪开设了大型疫苗接种中心,并将疫苗项目扩展到工作场所和大学。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现在表示,到11月,所有成年人都可以接种疫苗。
 
台湾也一样,由于日本政府捐赠了大约12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近来的疫苗接种工作也得到了推进。
 
但总的来说,台湾的遭遇还是比较典型:它收到的疫苗仍然只够供应2350万居民中的十分之一。一家佛教协会最近提出购买新冠疫苗,加快该岛的缓慢接种工作,但被告知只有政府才能进行采购。
 
而且,由于疫苗接种在亚洲各地都处于滞后状态,因此任何有力的国际重新开放也会滞后。澳大利亚表示将继续关闭边境一年。日本目前禁止几乎所有非日本居民入境,而中国对海外入境人员的严格审查导致跨国企业失去了关键员工。
 
疯狂的优化策略将是近期亚洲许多地方的决定性因素。
 
中国对广州疫情的反应——在几天内对数百万人进行检测,关闭整个社区——是对以往疫情暴发的快速重演。在中国,几乎没有人认为这种做法会很快改变,尤其是曾让印度遭受重创的Delta变种现在开始流行之际。

上个月在曼谷,人们准备进入新冠病毒检测阳性者的家中喷洒消毒剂。
 
与此同时,不愿意接种疫苗的人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要他们在现有疫苗过期前接种疫苗,而且不仅在中国大陆是如此。
 
印尼政府威胁要对拒绝接种疫苗的居民处以约450美元的罚款。越南为应对最近的感染人数激增,呼吁公众向一个Covid-19疫苗基金捐款。在香港,官员和商界领袖正在提供一系列奖励措施,缓解人们面对疫苗时的严重犹豫。
 
尽管如此,今年亚洲大部分地区的预后情况还是很明显的:这种疾病没有被打败,而且短期内也不会被打败。即使是那些幸运地接种了疫苗的人往往也怀着复杂的情绪。
 
“这是摆脱疫情的方法,”41岁的律师凯特·蒂巴特(Kate Tebbutt)说。上周,她在墨尔本中央商务区附近的皇家展览馆(Royal Exhibition Building)刚刚接受了第一针辉瑞疫苗。“我认为我们本应该比现在进展更快。”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