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疫情期间 安省青少年饮食失调病患暴增 儿科不堪重负
‘Worst it has ever been’: Increase in eating disorder cases among teens overwhelms Ontario’s pediatric hospitals


 
 
(大中报/096.ca讯):根据环球邮报的报道,孩子饮食失调病例的急剧增加使安省医院不堪重负,需要转院治疗、因为人数众多,不得已要改变治疗方法,提高入院标准,医生担心这些会导致年幼患者的预后变差。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6月份,安省5家儿科医院接受饮食失调症的入院人数大幅跃升,超出容量的223%。疫情导致青少年因孤独、缺乏日常活动、课外活动的减少和社交媒体的负面影响而苦苦挣扎。
 
多伦多病童医院饮食失调项目的高级副科学家兼联合创始人卡茨曼(Debra Katzman)表示,“这是我从医30多年来经历的最糟糕的一次,” 
 
住院的患者的心理健康问题更严重,而且严重程度随着入院率的提高而增加,因为患者在门诊等待治疗的时间更长,或者在特殊病房外的病床上接受治疗,这些医护人员都接受过饮食失调的培训。随着医生让高危患者进入专科病房,或转诊到其他医院的数量也是前所未有。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在渥太华的儿科保健和研究中心CHEO(Children's Hospital of Eastern Ontario ),入院人数从1月份的127%上升到6月份的223%。 CHEO饮食失调项目的精神科主任伊瑟琳(Leanna Isserlin)医生表示,医院正试图通过在一周内每天就诊和周末打电话来监测患者,从而减少入院人数。该院还改变了病人的入院标准:患者的心率必须为每分钟45次,低于50次,只要其他健康指标稳定,体重大幅减轻的可以接收。
 
伊瑟琳医生表示,“这种做法是以前所未有的。” 
 
北约克总医院儿科主任卡纳尼医生(Ronik Kanani)说,大多伦多地区的许多医院都没有为这些年幼患者提供足够的病床来管理饮食失调。
 
卡茨曼医生说,虽然这种疾病也可以交给儿科医生,但“许多医院并没有精神科所需要的基础设施和资源。”
 
一些医院不得不为饮食失调的患者同处一个房间,违背了传统做法,因为这些患者会加剧彼此对食物的焦虑和对治疗的抵抗。一些病房还增加了新床位,还有一些病人被安放在别的科室病房。 
 
伊瑟琳医生说,在非专业单位治疗年轻人“是一个挑战,部分原因是人员配备,部分原因是本单位的设置不适合这些类型的患者。”
 
病房需要专业护理人员来发现病人的症状、制定常规并管理进餐时间。如果没有单独的用餐区,患者必须在床上用餐,缺点是这样更容易隐藏食物。 而且房内的浴室经常上锁,因此很难监督可能试图清洗的患者。 
 
因此,越来越多的儿科患者被转移到距离家 100 多公里的偏远医院寻找床位。例如,新市南湖健康科学中心在大流行期间为饮食失调增设了7张病床,从2张增加到9张,但由于床位短缺,在3月至6月期间不得不让6名患者转院。同样,北约克总医院不得不将年轻患者转院到远至北部的Orillia和东北部的Peterborough医院。病童的父母不得不住在当地酒店四到六周的时间。
 
多伦多东区Michael Garron医院的社区青少年医学专家希豪吉斯(Maria Psihogios)医生接收来自GTA各地的转院病例,她指出,转院除了扰乱了家庭,还有其他的一些问题。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她说,“把患者转到很远地区,给连续护理带来了一系列新挑战。当他们离家很远时,很难为实施家庭参与的治疗,而这又是首选的治疗方法。其次是经济负担,需要花更多时间开车、寻找日托等等繁琐的事务。” 
 
Cindy是Oakville三个孩子的母亲,14岁的女儿被转院(为了保护女孩的隐私,环球邮报没有披露她们的身份)。一年来,孩子的月经周期非常不规律、心率约为每分钟40次,因为误诊,被两次转移到社区外的医院。她第一次入院时,在被安置到饮食失调病房之前的几天里,她与另一名患有饮食失调症的年轻人分配在另一个病区的同一个房间,并被列入门诊服务候补名单,Cindy认为这是导致女儿第二次入院的原因。可是,现在她的治疗师要离职运营一个私人诊所,女儿又重新回到等候名单之上。
 
希豪吉斯医生说,Cindy的遭遇很常见。父母看到孩子不吃东西,非常地绝望,而且孩子出院后还会多次复发,他们深感绝望无援。
 
理想情况下,当患者出院时,他们会在一到两周内到门诊复诊。而据医生称,现在等待时间现在至少需要四个星期,甚至长达几个月。
 
“病痛的后续治疗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父母的支持,”伊瑟琳医生说, “随着大流行的持续,我们看到父母身心疲惫,他们需要监督在家上学的其他孩子、自己的远程工作,还要照顾年迈的父母……而且他们正在努力为出院后的孩子提供支持。” 
 
九月开学肯定会给父母带来更大的压力。 North York General的马丁医生(Samantha Martin) 说:“今年的情况会更加严重,因为许多孩子一想到要重返学校,又会经历严重的社交焦虑,因为身体肥胖无法面对来自同学的压力。”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