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环邮专栏:省长福特再次当选:是他提高了水平,还是我们都降低了标准?
GM column: Doug Ford is re-elected: Did he raise his game or did we all just lower our standards?


(大中网/096.ca讯) 加拿大环球邮报专栏作家Andrew Coyne日前发表一篇评论说,安省省选已经结束,选票已经统计完毕。他认为,大选产生了一个明显的赢家,如此而已。说此大选没有赢家一点不过分。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贾宁扬脱口秀 2022-06-03 周五 33年64发生时我来加拿大刚5个月 多年后才明白 除了悲伤 我当时掉泪的更深原因是什么
GTA房屋均价较二月峰值下跌12.1万元,五月销售量较去年同期跌4成
美加近37万台冰箱需召回,因制冰系统零件有断裂风险,可致窒息



在这次选举中,选择不投票的人比投票的人总和还要多。此次省选投票率为43%,不仅是安省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低的投票率,而且几乎是加国任何地方任何选举中投票率最低的。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它是仅次于阿省2008年的省选。

与福特的进步保守党战胜安省自由党和新民主党的期望相比,这才是这次选举的真正有意思的地方:这三个省级党派可能在名义上相互竞争,但他们就像合谋产生了自加拿大成立以来最无聊、最乏味的选举。

至少福特是故意这样的。安省保守党在省选中没有提出竞选纲领,很少公开露面,并在大部分时间里避开媒体。他的理论是越少安省人知道有省选,他获胜机会就越大。这确实有效:福特获得了41%的选票,加上省民43%投票率,他的政府实际只得到了六分之一的省民的支持。

但反对党领导人的败选借口是什么呢?新民主党的贺华茨(Andrea Horwath)和自由党的邓德华(Steven Del Duca)未能向选民给出任何突出问题的解决方案或提供任何令人信服的政策建议;当然,他们都没有以其鼓舞人心的领导力来激起选民的热情。



相反,这场省选演变成了保持原状与改弦更张之间的简单较量。争取持原状的是福特。而没有人争取改弦更张。反对党领导人似乎认为,选民已经准备好赶走福特,剩下的唯一问题就是决定他们俩中谁应该成为省长。

因此,俩人在选举中相互攻讦的时间比攻击福特多。这给许多选民传递的信息是,福特不会像其他候选人一样糟糕。无论如何,精彩的演讲不足以让选民抛弃信任的党派而支持其中一方。于是,选票在他们之间几乎完全平分秋色。

福特此次学乖了。如果在执政的头几年里那个虚张声势的自己出现在这次选举中,那么此举就很可能足以吓倒选民,把他们赶到对手的怀抱。但一些对自己不利的民意调查和疫情的清醒现实的结合,使福特学会了很多。

如果说福特赢得省选是基于他对疫情的妥善处理,那就太夸张了,因为这并不准确。起码他没有因为疫情而减分。选民们似乎已经原谅了他在一个巨大的、棘手的、令世界上大多数政府困惑的问题上的失误。如果说福特有时显得有些力不从心,那么他则表现出了让选民感到前所未有的信心。



最重要的是,他把自己完全放在了主流科学观点的一边。他的内阁核心中那些拒绝接种疫苗的人和否认COVID危害的人,也就是给阿省省长尼带来痛苦的那类人,突然间被排挤到一边。福特的政策可能是矛盾的,有时甚至是反复无常的--特别是关于关闭室外游乐场和警察街头无差别随机检查的短暂计划--但总的来说,安省的COVID限制措施是北美大陆上最严格的抗疫措施之一。

也许只是因为在疫情发生之前,人们对他的期望是如此之低--也许与其说是他奋起直追,不如说是其他人水平更低--但福特从危机中走出来时,抗疫失误并没有成为他的选举负担,而是成为一种资产:如果不是热情高涨的目标,那么至少是勉强接受。"搞定它(Get It Done )"可能是他竞选的口号,但他当选的口头禅应该是 "福特: 你还过得去(Could Be Worse)"

唉,福特在连任的路上不仅抛弃了民粹主义,还抛弃了对保守主义的任何留恋。其实他一开始对这个概念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他第一次挑战省长宝座时,即使他谴责韦恩(Kathleen Wynne)的政府巨额赤字,也承诺不削减开支,但还是试图做一些节省计划,遭遇了反对,并放弃了。他的政府现在的支出在扣除通货膨胀后,比韦恩的政府还多出6%。



这是否使他的政府比同一党的其他人更温和、更进步?不,它只是让政策更加随机。除了福特主义之外,很难将其他任何执政理念归结其中。他将党领的冲动、直觉与通过民调不停地看支持者的脸色混在一起来决定政策走向。这是否可以解释选举结果值得讨论,但可以肯定的是,福特主义使选举变得乏味。

福特主持的安省政府与之前的自由党政府没有太大区别。其支出和征税与前一届政府一样多,甚至更多,做(或试图做)的事情也一样多,成功或失败也一样多。福特也没有任何明显的想法来改变这一点。

但是,套用一句军事用语,历史也参与了投票(history gets a vote)。疫情对福特和他的政府来说是一种意外之喜。疫情赋予了省府以前所缺乏的执政目标,或者至少是掩盖了他的政府没有任何目标。在更平稳的时期,选民可能会以更高的标准来评判政府。随着安省省经济的放缓、财政困境的加剧、医疗保健系统的衰败和学校的衰落,福特将面临大量挑战,需要提供比 "搞定它"口号更具体的政策。



但就目前而言,在面对5.3%的失业率和面对两个让选民打不起精神的反对党领导人时,选民对福特没有太多的奢望,这也是为何只有五分之二的选民去投票。赢了就是赢了。但是,福特不要以为他的肩上的担子不重。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