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看到公校和私校孩子的学习差距,疫情让加拿大家长甘愿掏腰包上私立学校
Public vs private! Pandemic has parents willing pay more to put their kids in private school


(大中网/096.ca讯) 加拿大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报道说,在反复的疫情封锁期间,远程学习的挑战使更多的加拿大父母考虑为他们的孩子上私立学校,迫使一些人做出艰难的财务决定,如分期支付贷款或推迟退休。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两名大多市少年因威胁学校而被刑事起诉
吃生海鲜中毒!加拿大上半年诺如病毒爆发近400宗,该如何抵御?
豫制红码 虽远必朱(评论)

 
多伦多一位家长加拉格尔(Susan Lee-Gallagher)认为,她有天赋的儿子进行网课学习是 "一次可怕的经历"。她注意到,大部分网课学习都没有紧迫感,老师布置作业,让学生自己去做。
 
同时,在她的邻居中有孩子上私立学校的家长反映,私立学校的学生在网上很快就组成了小班,这使得他们可以与老师进行更密切的互动,并且学习紧张跟普通返校上课一样,确保他们不会落后。
 
她的儿子在七年级一开学就转到了私立学校。她说:"虽然学费很贵,但回过头来看,我觉得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
 
在疫情学习期间,加拉格尔孩子的数学成绩一直不理想,没有得到任何额外的指导。她说:"他后来不仅赶上了,而且实际上已经领先其他同学了。"

 
加拉格尔通过改变度假计划,分期偿还贷款,并准备在退休前工作更长时间,才能拿出每年3万元的学费。他们还准备在必要时动用他们的注册退休储蓄计划(RRSP)。
 
他们现在计划在他们儿子的整个高中阶段继续支付私立学校的费用。她说:"这是一个很值得的体验。我想我们必须赚足够的钱来把学业完成好。"
 
多伦多家长为送孩子上私立学校做出经济上的牺牲并不鲜见,多年来对私立学校空间的需求一直在稳步上升。与公立教育系统相比,私立学校的明显优势包括班级规模更小,学习更灵活,以及学校能够灵活应变。对疫情中的公校学习的不满,使更多的家长另外打算。
 
总部设在汉密尔顿的公共政策智囊团Cardus在2019年的一份报告中考察了安省、卑诗省和阿省的私立学校,以了解谁在上学以及家长是如何支付的。
 
Cardus调查发现,在安省,三分之二的家长送他们的孩子上私立学校,做出了 "重大财务牺牲以负担学费",包括从事兼职工作或改变工作,节约预算,依靠助学金,贷款或从祖辈家庭中获得帮助。

 
在阿省,88%的家长做出了财务牺牲,在卑诗省,超过一半的家长为支付学费做出了财务牺牲。在安省,私立学校没有公共资助,而在阿省和卑诗省,政府对私立学校有不同程度的财政支持。
 
Cardus的教育项目主任亨特(David Hunt)注意到,一些家长甚至缩小了他们的住房规模,在住宅中出租了一个房间,吸引房客赚取房租,或者扩大生意或开展新业务。
 
此外,调查中约有10%的私立学校学生接受某种形式的财务援助。
 
亨特表示,对私立学校教育的需求多年来一直在上升,在这场疫情中甚至进一步跃升,大约80%的私立学校反映"入学率增加"。
 
加拿大认证独立学校协会(CAIS)表示,加拿大私立学校的平均学费是23,767元,但范围可以从16,000元到34,000元不等,而寄宿学校的学费从54,000元到61,000元不等。

 
CAIS的执行董事麦克唐纳(Patti MacDonald)发现,很多家庭正在做出艰难的财务选择:也许他们已经决定把老旧的老爷车再开一年,或者放弃出国度假,或者向祖父母寻求经济支持。
 
此外,许多学校以助学金的形式向学生提供财务援助。CAIS透露,在2020-21学年,加拿大私立学校的学生总共获得了9460万元的财务援助,比2016-17学年增长了26%,每个受助人平均获得11,686元。
 
随着COVID-19疫情的开始蔓延,麦克唐纳说:"学校真的致力于确保所有目前在读的孩子也能留下来,即使他们的父母在经济上受到了疫情的负面影响。"
 
哈弗格尔 (Havergal College) 建校于1894年,是多伦多的著名女子私校,学校以严格的学术标准和良好的硬件设备著称,着重艺术、运动、领导和社区服务方面的训练,每年毕业生的升学率达到100%,且大多就读于北美名校如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多伦多大学、麦吉尔大学等。

 
该校招生管理执行主任怀特(Maggie Houston-White)表示,招生需求以及财务援助申请都在增加。
 
她坦言,在这场疫情中,每一个生源名额都有6份入学申请,而疫情之前,每一个生源名额只有3或4份入学申请。
 
怀特表示,如果家长无力支付私立学校的费用,就应该研究财务援助,因为各类机构会定期向所支持的基金捐款。哈弗格尔私校约有10%的学生家庭获得财务援助,未来目标是达到约20%学生家庭获得财务援助。
 
阿省科克伦市Ellements金融集团的财富策略师和金融作家艾乐(Lisa Elle)表示,背负沉重负担转到私立学校的父母可以考虑向祖父母寻求经济帮助,特别是如果你知道有可能得到遗产,因为他们可能愿意现在就把这笔钱给孩子,以便他们能看到钱用在正道上。

 
Elle表示,不要把钱都投入RRSP中,因为你会在提款时被征税。她建议财力不足的家长选择借贷,不过此举需要有周详的还款计划。
 
她不赞成家长为孩子牺牲的太多。
 
阿省卡尔加里CWB合伙公司的投资组合经理普雷米斯洛娃(Anna Premyslova)表示,如果你在孩子小的时候为他们的教育做理财计划,你可以把每五年的学费分配到不同的"投资账户"里,并根据时间范围选择保守的投资方式和激进的投资方式。她解释,这样一来,即便市场行情不好,也不会损失很多孩子的学费。
 
家长也可以做性价比(cost-benefit)分析,看看他们在可能在私立学校的课外活动上花了多少钱,如音乐、语言、舞蹈或体育课。
 
普雷米斯洛娃表示,如果你真的负担不起私立学校,不要着急,因为上私校不等于家长可以高枕无忧,不等于孩子拿了成功的入场券。

 
她补充,家长可以通过找家教或其他方式给你的孩子提供额外的帮助。
 
如果一定要所有牺牲,她认为一个经济稳定且和谐的家庭比砸锅卖铁上私校的家庭要好得多得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