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航被指控偷换概念拒绝赔偿,称机组员工短缺是“与安全相关的问题”
Air Canada alleged denying some compensations claims, calls staff shortages a 'safety-related issue'


(大中网/096.ca讯) 据加通社报道说,加航(Air Canada)乘客出发前不到4小时接通知航班被取消,无奈搭乘了48小时后的飞机,加航拒绝了乘客的赔偿请求。
 
6月17日,加航乘客法雷尔(Ryan Farrell)惊讶地得知他从黄刀镇到卡尔加里的航班被取消了,而且他得到通知时离起飞还不到四个小时。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数万名加国科技企业员工今夏被解雇 身处漩涡中的员工如何面对?
超200团体联署公开信 要求安省省府提高一倍伤障福利
超过1/4美国楼市买家是大型投资者,他们也盯上了加拿大

 
加航以 "机组人员紧张"为由,为他重新预订了一架48小时后(6月19日)的航班。
 
六周后,当法雷尔得知他的索赔请求因"人员短缺"而被拒绝时,他感到更加惊讶。
 
加航客服在7月29日给法雷尔的电子邮件中提到,乘客的航班是由于COVID-19疫情对运营造成的机组人员限制而延误/取消的,他所要求的赔偿并不适用,因为延误/取消是由安全相关问题造成的。
 
法雷尔称,这种拒绝感觉就像在脸上"打了一巴掌"。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因为他们没有替代机组人员,所以航班被取消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机组人员,而不是因为其他因素会使运营不安全。"
 
他认为,航空公司正试图告诉人们在"COVID-19"和"安全"之间有联系,而实际上这个逻辑是站不住脚的。


 
并非个案
 
加航对法雷尔的投诉的回应并不是一个例外。在去年12月29日的一份备忘录中,该航空公司指示客服将因人员短缺造成的航班取消归为 "安全"问题,根据联邦法规,这将使乘客无法获得赔偿。这项政策目前仍然有效。
 
加拿大的乘客权利宪章,即《航空乘客保护条例》(APPR),规定航空公司在起飞前14天或更短的时间内,对因航空公司控制范围内的原因导致的取消或重大延误,必须支付最高1000元的赔偿。然而,如果是出于安全目的而被迫做出改变,航空公司则不必支付赔偿。
 
有仲裁权力的加拿大交通局(CTA),认为把人员短缺作为安全问题处理违反了联邦规则。
 
该机构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如果人员短缺是由于承运人的误判或不作为造成的,根据APPR条例,这种运营中断将被认为是在承运人的控制范围之内。因此,如果是承运人自己的行为造成了安全问题,那么由人员短缺造成的运营中断不应该被认为是'出于安全目的的需要'"。
 
7月8日,CTA在另一家航空公司的运营纠纷中使用了几乎相同的话语。CTA在该案中的裁决强调了航空公司有提前计划的义务,以确保航空公司有"足够的员工"来运营其提供的服务。



 
倡导组织称,加航偷换概念
 
在去年12月也是在COVID-19的Omicron侵袭最激烈的时候,在一份备忘录中,加航表示,因机组人员短缺而受影响的航班客户仍有资格享受酒店住宿、餐饮等标准优待,但不再有资格享受APPR所支持的索赔或补偿。
 
当时这一做法是 "暂时的"。但加拿大航空公司在7月25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承认,鉴于COVID变种带来的持续的特殊情况,该政策仍在实施。
 
航空乘客权利倡导组织的主席卢卡奇(Gabor Lukacs)表示,加航正在"非法"利用乘客保护条例APPR来避免支付赔偿,并呼吁运输监管机构加强执法。
 
他认为,这家加拿大最大的航空公司正在对明显不是安全问题的事情进行错误归类,这一做法"令人震惊"。
 
如果乘客对航空公司拒绝索赔有异议,可以向CTA提出投诉。然而,截至5月,该机构积压的航空旅行投诉高达15300件。




律师:加航试图阻止赔偿要求
 
卢卡奇还指出,欧盟类似的运营条例规定,因为疫情而造成的航班取消或延误,仍然需要赔偿。只有在"特殊情况"下,如天气或政治不稳定,才会取消赔偿。
 
魁北克一家维权组织的律师贝莱费耶(Sylvie De Bellefeuille)在看了加航备忘录后,指出加航的优先事项显然是试图限制航班取消的成本,而不是为客户提供良好的服务。
 
她说,加航的目的是阻止乘客首先提出赔偿要求。在她看来,这种策略表明该公司并不关心其客户。
 
加航不同意这种说法。
 
该公司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与疫情之前相比,加航拥有足够的员工匹配飞行计划表,已尽其所能为运营上的困难做准备。
 
该份电子邮件声明还提到:"作为安全文化的一部分,加航遵循所有公共卫生指令,在去年冬天影响到一些机组人员的Omicron侵袭中,我们修订了我们的政策,以更好地协助客户的旅行,加强对有关的航班取消的客户关怀水平。"
 
魁省麦吉尔大学航空管理项目负责人格拉达克(John Gradek)指出,加拿大运输机构对 "崩溃"(debacle)负有部分责任,因为它制定的规则比欧洲和美国的规则更宽松。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承运公司一直在大力推脱,并声称延误是他们无法控制的,以减少责任。"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