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为什么加拿大的手机月费,房价和信用卡交易费是全世界最贵的国家之一
Canadians pay higher prices for these services than many other countries


(大中网/096.ca讯) 据多伦多CTV新闻报道说,随着加拿大生活开销的上升,许多人面对住房、交通、汽油甚至食物苦苦挣扎。但数据显示,即使在COVID-19疫情之前,加拿大的日常商品和服务的费用已经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一类。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安省居民上周五开始收到最新的碳税补助,典型的四口之家全年可获745元
泰晤士公布大学排名,多大和清北进入前20名,华语地区大学竞争激烈
加拿大快速入境抽签邀请了4,250名移民申请人,自雇类医生也能加入快速入境项目


以下是加拿大人比其他国家付出更多的地方,以及为什么会这样:

互联网和移动电话服务的竞争

与属于经合组织(OECD)的其他国家相比,加拿大的基本无线互联网和手机套餐的价格一直处于高位。

加拿大统计局2019年的一份报告调查了加拿大的无线通讯趋势,并将提供的服务分为短信、语音和数据使用计划的五个级别,使用价格随级别增加而增加。

报告发现,与澳大利亚、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相比,加拿大的所有五个级别的"消费价格都是最高或第二高"。

根据注册非营利组织Open Media 2021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加拿大的平均数据使用量在所包括的国家中是第四低的,而其用户的平均月费是最高的。

《经济学人》智库(EIU)的2022年互联网包容性指数显示,在100个国家中,加拿大的互联网负担能力排名第15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该报告可负担性类别中,"加拿大的竞争环境从今年的排名第1位恶化到第32位。"



全球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PwC)在2021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加拿大的移动网络运营商(MNO)的规模也比较小。

报告说:"加拿大移动网络运营商的规模较小,导致其议价能力较低,合同条款苛刻,消费者月费较高。"

加拿大的电信行业目前由三家大型运营商主导--罗渣士(Rogers)、贝尔(BCE)和研科传动(Telus)。CRTC在2019年的一份报告中发现,这三家公司合计拥有加拿大电信行业所有收入市场份额的90.7%。CTV恰好是贝尔旗下的一个媒体部门。

他们对行业的控制长期以来一直是学者们关注的问题,他们呼吁监管机构增加加拿大移动和互联网服务的竞争。

今年,加拿大人强烈感受到了竞争不足的后果。

7月,罗渣士公司经历了一次全国性的重大网络故障,使数百万加拿大人无法使用他们的固定电话、手机、互联网和电视。

罗渣士公司没有透露有多少客户受到影响,然而,总部设在英国的监测网络安全的组织NetBlocks指,这次故障使加拿大四分之一的连接中断。

罗渣士公司在2021年的年度报告显示,拥有近1,130万手机用户和超过260万互联网用户。

加拿大的一些行业也受到了是次网络故障的打击。当地商业机构在处理一些客户的网络付款时遇到困难,他们最终被迫用现金。金融机构,包括道明TD、满地可银行BMO和皇家银行RBC,被通信故障扰乱了运作。

加拿大服务局和加拿大税务局也报告了他们的电话线路中断。

住房和劳动力供应有限

虽然加拿大的住房需求不断上升,但供应却跟不上。从2005年到2022年2月,加拿大的住房价格已经翻了一倍多,到2021年底,其增长速度至少是任何其他G7国家的两倍。

根据经合组织最新的数据显示,加拿大是发达国家中消费价格与收入比率最差的国家,与葡萄牙和荷兰并列。

皇家银行(RBC)的经济学家弗里斯通(Carrie Freestone)10月12日告诉媒体,加拿大目前正处于 "住房负担能力危机"。根据加拿大皇家银行9月份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加拿大市场上买房从未像现在这样难以负担,因为利率飙升继续推动购房所需资金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该报告还显示,加拿大在优质地段和市中心的住房供应不足,而移民的增加和年轻人口的增长又加剧了需求。

加拿大抵押贷款和住房公司(CMHC)表示,加拿大的劳动力短缺使问题更加恶化,这妨碍了住房供应目标的实现。在10月的一份报告中,CMHC发现在安省、魁省和卑诗省,在建住宅工地的工人数量一直在减少,使每个工人需要完成更多的任务,并且工期不停在延长。

CMHC在10月宣称,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新房的建设量也将远远低于其为安省、卑诗省、魁省和阿省设定的到2030年达到的可负担住房供应目标。

10月6日,CMHC市场部高级专家塞纳加马(Dana Senagama)说:"有时很难让加拿大人去工作,因为他们习惯于呆在家里,很多人都得到了政府机构发放的疫情补贴。"

加拿大统计局最近的一份报告表明,劳动生产率在大约两年内首次上升,并将之前连续七个季度的下降归咎于疫情的影响。

加拿大统计局的另一份报告显示,随着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转向租房,更多的房源被转到租赁市场,购房交易量大大下降。

今年早些时候,联邦自由党政府的预算包括在五年内为各种住房举措提供约100亿元,例如要将每年建造的房屋数量增加一倍,另外要阻止外国买家在加拿大购房。

信用卡交易费用比其他国家高 40%

信用卡的交易费是指商家或公司必须支付给信用卡公司的处理费用。

不管是在实体店还是在网上购物,信用卡交易费都会从每笔交易中扣除并交给发卡银行。借记卡交易也收取费用,但与信用卡消费相比,费用要少得多。

在世界各个地区,包括欧盟、以色列、英国、中国和澳大利亚,交易费已被限制在1%以下。加拿大的平均交易费高出40%,为1.4%,使其成为世界上使用信用卡最昂贵的国家之一。



上周宣布,加拿大企业现在可以将交易费直接转嫁给客户,用信用卡付款的客户的费用从1%左右到高达3%不等。直到最近,高额的交易费都是由商家承担的,每次他们的客户用信用卡购物时,他们都必须支付。现在,这种费用将落在加拿大消费者身上。(详情请阅读: 本周开始,加拿大消费者通过信用卡消费可能要多交钱

加拿大独立商业联合会(CFIB)主席凯利(Dan Kelly)10月6日在一档媒体节目中说:"加拿大人支付的信用卡处理费是世界上最高的,但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他们现在正在支付这些费用。"

"这些费用被偷偷加入到我们购买的所有东西的消费中,因为购物的时候已经包含了昂贵的交易费。"

由于联邦政府和信用卡公司之间的自愿协议,加拿大的信用卡交易处理费用从每笔交易平均1.5%降至2020年的1.4%。

当时的财政部长莫诺(Bill Morneau)预测,这一费用的降低将为中小型公司每年节省2.5亿元。

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加拿大的交易费率如此之高,但最近在涉及维萨和万事达的数百万元的集体诉讼和解方案之后采取的举措,将导致加拿大客户使用信用卡的费用大大高于大多数国家。

加拿大政府对交易费没有规定上限,这与许多其他国家不同。

维萨和万事达尚未就此事对媒体置评。

欧盟在2015年设定了0.3%的信用卡交易费上限。根据欧盟委员会的2020年一份报告显示,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仅这一调整就帮助欧盟企业节省了多达20亿欧元。

根据欧盟委员会在2020年进行的另一项报告显示,没有系统性的证据表明欧洲银行对降低交易费用的反应是增加消费者方面的费用或改变信用卡计息方式。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