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自2018年以来,加拿大向中国学生发放的学习签证数量明显下降
The number of study permits issued to Chinese students has significantly declined since 2018


(大中网/096.ca讯) 加拿大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报道说,自2018年以来,加拿大向中国学生发放的学习签证数量大幅下降,这一时期的特点是外交关系恶化和COVID复杂化,但中国作为加拿大大学学生来源国的首要来源国的地位仅被适度削弱。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2023元旦起,安省药剂师有权开13种常见处方药
经济学家们:加拿大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但核心通胀影响可能更持久
环球邮报:情报机构告诉特鲁多总领馆干预2019年联邦大选 但没证据显示其为11名候选人密送资金



国际学生学费对加拿大大学的运作至关重要,这些大学依靠国际学生每年缴纳的60多亿元的学费。

学习签证的减少大部分是在专上以下的学生中,在过去的四年中,人数减少了大约一半。

根据加拿大移民局(IRCC)提供的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底,向中国学生发放的学习签证略多于52,000份。这比2018年的90,000多份有所下降。由于还有两个月的签证发放量有待统计,今年的总数是否会超过2021年签发的6.2万份签证,还是签证发放量连续第四年的下降,还有待观察。

2018年12月,华为高管孟晚舟在经过温哥华机场时被捕,随后加拿大两个迈克尔(Michael Kovrig & Michael Spavor)在中国随意丢进监狱,这显然是一场报复,引发了两国间的外交危机。

随后,人们担心中国可能会鼓励其学生到其他国家学习,从而威胁到加拿大大学经费来源。当加拿大与沙特阿拉伯在人权问题上发生冲突时,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沙特阿拉伯从加拿大大学撤回了许多学生。

然后,因为疫情在中国受到严重封锁,并且在加拿大返校授课的不确定性阻碍了学生的流动,进一步威胁到学生申请专上教育的热情。

尽管几年发生动荡,中国在今年头10个月有超过22,000名大学生获得学生签证。这比2018年的2.8万多人有所下降,但仍然是学生来源国中最多的。另外,还有1,876个博士生出入境签证获得批准,与2018年相比略有增加。

发给香港学生的学生签证也出现了飞跃,这与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分开计算。2022年,向香港申请人发放了9,600多份签证,而2018年只有2,600份。

近年来,国际学生中增长最明显的是那些主要目标是获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权的学生。这些学生中,来自印度和菲律宾的学生人数最多,他们倾向于参加专上阶段的短期课程,而不是四年制大学学位。

印度有19.7万份学生签证获得批准,但大学本科层次的学习签证只有1.27万份(约占其总数的6.5%)。尽管如此,自2018年以来,印度学生签证发放量增长了80%,如果不是因为夏季签证处理的重大延误,这些数字可能会更高。

绝大多数印度学生都在追求较短的学习时间表,这样学费开销较低,还能获得专上工作签证(PGWP)和走移民捷径。今年获批的印度学生中,超过65%就读于专上文凭或证书课程,即一到两年的课程,还有7%就读于类似期限的大学硕士课程。

菲律宾也有很大一部分学生(约21,000人中的60%)就读于专上文凭或证书课程,而大学本科课程的学生约仅占3%。

滑铁卢大学负责招生的主任迦丁(Andre Jardin)表示,由于疫情的影响,很难判断来自中国大学生人数真的下降了。他发现,在滑铁卢大学,近年来直接来自中国的学生人数明显下降,在10%多一点的范围内,但与去年相比,今年略有增加。在加拿大高中就读一两年后入学的中国学生数量也有所增加。

迦丁说:"对于相当多的大学来说,基于中国人口基数和长期以来向国外输送学生的历史,中国学生仍然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数量。"

但他表示,基于中国政府围绕COVID-19发出的谨慎信息,以及中国学生对是否会能在加拿大顺利返校授课的持怀疑态度,看到签证发放量的一些下降是可以理解的。

迦丁认为,今年仍然是不确定的一年。加拿大仍然实施了COVID的部分限制措施。他认为明年将会面对更多的考验:是否会看到中国学生更多的回归,或者过去几年已经发生永久性地变化。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