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民间组织和警方警告,针对加拿大青少年的网络"性敲诈"还在增加,比七年前增加了510%
Advocates, police warn online ‘sextortion’ of youth is on the rise in Canada


(大中网/096.ca讯)加拿大通讯社(The Canadian Press)报道说,卑诗省的骑警1月6日(周五)就最近增加的 "sextortion"(性敲诈)发出警告,称警方已经收到"大量"以金钱为动机的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敲诈报告。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民调:50%加拿大打工人计划在新的一年跳槽,以获得更好的薪酬和灵活性
研究人员解剖发现 COVID-19病毒会攻击脑部及多个器官
难以展望2023的中国(观点)



在高贵林皇家骑警发表声明之前,包括阿省和安省的几个其他省份的警察部门近几个月也发出了类似的警告。

加拿大反儿童剥削组织Cybertip.ca负责人绍尔(Stephen Sauer)解释说,"性敲诈"使用的是受害者的暴露图像,或经过修改使其看起来像有性行为的图像。

绍尔说:"我们发现这种类型的敲诈相当猖獗。"

他介绍,犯罪分子正在利用松散的法规和社交媒体平台的监管不足,以及孩子们在网络花费的时间的受疫情影响而增长。

绍尔解释,在受害者中还存在一种 "双重沉默效应",他们往往不告诉任何人有关敲诈的情况,因为他们被说服分享自己的暴露图片,而且他们害怕陷入更多的麻烦。

他表示,受害者在敲诈中"越陷越深",因为犯罪分子持续骚扰他们,威胁要公开分享暴露图像,同时他们试图尽可能多地榨取金钱。

他说:"我们已经看到一些案例,犯罪分子不停索取,孩子们已经支付了成千上万元,因为他们威胁要公开分享图像。"

绍尔所在的组织通常每个月收到200个或更多的性敲诈举报,这个数字一直在上升,特别是疫情蔓延后。他们注意到敲诈嫌疑人"明白他们有更多机会不受限制地接触孩子"。

加拿大皇家骑警设立的全国反儿童剥削犯罪中心(NCECC)在2020-21年度共收到52,306份关于该类犯罪的投诉,比七年前增加了510%。

高贵林皇家骑警的声明称,敲诈嫌疑人往往开始在网上与受害人建立"打情骂俏"(flirtatious)的关系,并说服受害者发送暴露照片或视频,成功得手后威胁要传播这些图像,除非受害者付钱消灾。

该组织发现,敲诈嫌疑人会使用高科技来保护他们的身份,而且他们并不总是在加拿大,这使得调查和起诉变得相当困难。

绍尔从执法机构那里听说:"这些勒索者往往住在世界各地。"

许多加拿大人通过来自卑诗省高贵林的少女托德案(Amanda Todd)了解到性敲诈的风险。她于2012年10月自杀身亡,年仅15岁。在她去世之前,她制作了一段视频,在视频中她默默地举起了描述勒索和欺凌经历的卡片。少女托德描述自己经历了焦虑和抑郁,转向酗酒和吸毒,失去了友谊,发现自己在活着的时候无法结交新朋友。

去年,一名荷兰男子在卑诗省最高法院被判在少女托德的案件中犯有敲诈、骚扰和传播儿童色情制品罪。

审判中,这名荷兰男子科班(Aydin Coban)承认了他实施威胁,如果少女托德不在网络摄像头前进行性"表演",就把暴露照片发给她的家人、朋友和学校管理人员。

绍尔表示,联系Cybertip.ca寻求支持的大多数受害者是15至25岁的男孩和年轻男子,大多数事件发生在社交媒体平台Instagram和Snapchat上,一些年轻人被说服发送裸体照片或视频,而其他人则报告说他们的照片被修改了。

一些受害者报告说:"照片被拍摄和编辑,所以看起来他们在进行性行为,或者他们在性侵其他孩子。"

绍尔发现,这种敲诈通常针对年龄较大的青少年或年轻成年人。

在高贵林皇家骑警的声明中,警官霍金斯(Alexa Hodgins)表示,警方鼓励年轻受害者通过与监护人交谈来寻求帮助。

皇家骑警敦促未成年子女的父母"对网上行为持开放态度",并与他们的孩子合作,确保他们不分享敏感的个人照片。

在高贵林的警方发出警告后不久,安省省警和阿省执法队伍中的互联网和反儿童剥削部门也发出了类似的声明。

绍尔认为,政府应该介入,更严格地监管那些含有未成年人被性敲诈信息的社交媒体平台。

他说:"他们利用此举来实现盈利的目的,但损害了用户的利益。"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