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想要过上更充实的生活吗?那就需要谈谈死亡问题(下)
Want to live a fuller life? Then we need to start talking about dying (Part 3 of 3)


(接想要过上更充实的生活吗?那就需要谈谈死亡问题(中))她说:“可悲的是,新冠病毒迫使世界上的每个人以更现实的方式面对死亡的可能性。在新冠之前,人们可以将死亡压在脑海深处。但新冠疫情把死亡带到人们的面前并成为中心话题。死亡变得更加真实,对更多的人来说,关于死亡的讨论也开始升温。”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加国房价去年第四季度同比下跌2.8%,连续三个季度下跌是市场崩溃吗?
卑诗省女会计上班偷闲被解雇,被勒令赔公司1,506元
加拿大2023年最紧缺的工作和最容易跳槽的工作



霍赫斯特勒说:“在新冠期间,我通过 Zoom 开了死亡咖啡馆,参加的人有来自加拿大和美国各地的人。全球疫情似乎给许多人敲响了警钟,他们认为,现在是消除对死亡恐惧的时候了。”

从霍赫斯特勒三年前举办的第一家面对面的死亡咖啡馆以来,这股势头一直不减。2022年10 月初在 Bluebird 酒吧举办的活动是她迄今为止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

霍赫斯特勒还写了《死亡前的 21 天:加拿大临终指南》一书。他说:“数百年前,死亡是真实的。那时,我们在厨房里的清洗遗体,并将遗体放在客厅里供人瞻仰。人们在正当年的时候就要照顾垂死的家庭成员,或者目睹如何处理死人。那时,死亡是常事,它就在人们的身边。”

她解释说,死亡咖啡馆只是社会生活的一种正常方式。霍赫斯特勒说: “死亡咖啡馆是面对生命终结的排练,它很美丽。它让我们认识死亡并与之抗争。当死亡发生在我们所爱的人身上时,或者我们自己不可避免地面临它时,我们能够更好地相互帮助。”





退休的家庭医生麦金太尔(Julie McIntyre)认同死亡咖啡馆是一个安全、不涉及政治的聚会场所。人们可以在这里深入了解他们自己不敢深究的死亡问题。他说: “人们认为参加这样的晚间聚会的人会看到有人哭泣、有人悲伤、有人恐惧。但根据我的经历,情况恰恰相反。”

麦金太尔说补充说:“这种聚会具有启发性、刺激性,且参与的人很专心。人们可以在这里款款而谈那些在其他任何地方不想和不便谈的问题。”

麦金太尔曾参加过10次霍赫斯特勒举办的死亡咖啡馆活动。她自己已经是“生命已到终点”(end-of-life)的咨询顾问和活动人士。参加这些活动可以让她积累知识,以便更好地提高服务和宣传生命临终方面的知识。

麦金太尔说:“如果不了解一件事,我们就会对其恐惧,就像面对病毒和疫苗一样。我来到死亡咖啡馆是因为我相信:对死亡了解得越多,我们就越不会害怕它。这些活动帮助人们看到生命是多么宝贵……如果你意识到生命是暂时的,而我们在这里的时间相对较短,那么生命就会具有新的价值。它让我们更加珍惜生活,以及我们在这里拥有的时间,这比啥都重要。”(全文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