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岂容福特恣意影响多伦多市长补选(观点)
Opinion: Premiere Ford should not interfere with Toronto’s mayoral election


多伦多市长的补选,目前正渐入热乎。前几天在报名截止时,居然出现了多达102名市长竟选者。这破纪录的奇闻,为世人震惊。愚人节未到,这其中到底包含了多少戏虐,或是本市有太多投机客欲不花本钱地出来侥幸捞上一把。有曾是金融及商业欺诈者或嫌疑人的唐煒臻及龚晓华,这纯粹是在搅局和捣乱。亦有18岁的高中生,年青人的玩笑,不忍被责为恶作剧。这副情景,许是急坏了福特省长,前几天福特公开对着媒体讲话,勾勒多伦多市长应是“具大机构领导经验之人”,将他心目中的人选意有所指地公开端出。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四月份加拿大通货膨胀率不降反升
青少年在青春期初期需要增加体重,父母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西捷航空公司飞行员在5月长周末前发出罢工通知,皮尔森机场建议旅客出发前检查航班状态



这可比投机或玩笑捣乱者更为不堪。因为高层政府官员直接介入影响民主选举,违背了本地的民主惯例,更忤逆了政府及官员须尊循在民主选举的中立之本国文化习俗。福特亦为多伦多市民,有权选择自己中意的市长,甚至私下影响本家族或周围之人也未尝不可。福特在当省长前亦无公务机构的实际操作经验,其市议员的经历也只是为支撑其弟前市长劳勃福特,除了投票他极少谋划市政,甚至在市议会的发言也甚少,可见省民对他是极为宽容的。基于福特家族在其选区的优势,道格福特的市议员也显然是肥水不入外人田的对其弟空缺之填补,正如他的外甥马克福特的市议员经历之复制。

福特曾与庄德利竟跑多伦多市长中败阵,某种程度曾是庄的死对头,但并不因此在意识形态上与庄德利神离(两人曾同为安省保守党头领),对庄德利的去职还曾表示过沉重惋惜,不管庄在多伦多的市政上有多糟糕。应该承认,福特的意识形态具很鲜明的政党色彩,远在其竞选多伦多市长时,不知是否因为当时邹至惠也是市长候选人,就公开对媒体表示,要把NDP剔除干净。人们并不诟病福特坚持自己的保守主义立场,但对左翼NDP的憎恶或不能容忍,显示其民主素养的奇缺无比。经多年的省长历练,其民主素养仍无长进,有点遗憾。根据本国惯例,市镇选举不应涉入党派政治,福特身为保守党省长,其言行应当为其党的将来留点后路、积点德。福特的个人好恶市民并不在意,压制医疗人员薪金涨幅、限扣教育经费、以及破坏绿化带涉嫌利益输送,人们可能对他的蛮横作风无可奈何,但省民决不能容忍他变相成为安省的王。



这次多伦多市长补选,虽参者人员繁杂,但领跑者无非邹至蕙、桑德斯及安娜贝拉等。邹至蕙两届市议员及联邦众议员,历练完整,但属NDP 资深党员,可能根本不是福特的菜。桑德斯是前任多伦多警察总长,算是有大机构管理经验,但在其初任警长时闻非裔社区就有议论,为缓冲黑人频遭carding 的争议,本地统治阶层推其作档箭牌;况且在其警长任内本市警政预算频频大幅增长,令多市财政不堪重负,而治安并不见得有多大的改善。安娜贝拉前市议员及副市长,历练看起来过得去,但其在初任市议员时的酒驾事件,实在令人对其大谈交通安全的政纲有点不以为然。亨特省议员有冲劲,但市民对她的了解毕竟有限,当然其自由党的背景也许不如福特所意。

妥善选择多伦多市长,是本市市民的责任和义务。福特作为本市上级政府的首脑,无论其党派色彩如何,出手影响多市的选举是不妥甚至是犯忌的,毕竟他不是安省的王。多伦多市民遭庄德利近十年之苦,确信应该有一个正派、廉洁、竭诚为民服务的市长。不敢指望多伦多会有多大的良好变化,但最起码不应该变得更差。一个具对市民关怀的多伦多,大概是多数市民的期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