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甩开渥太华 省长们自己动手改革医疗体制



周四,萨斯喀彻温省省长Brad Wall,爱德华王子岛省省长Robert Ghiz和新斯科舍省省长Darrell Dexter(从左到右)回答媒体的提问。图片:CBC/Radio-Canada特允大中报使用。

(大中报红枫报道)加拿大的省长们不满联邦政府在医疗改革方面的无作为,已经开始把事情抓在自己手里。《环球邮报》在星期四报道说,在Halifax举行的全国省长会议上,各位省长们迈出了医疗改革的第一步:对于处方药物,批量购买仿制药(generics),也就是不必付专利的药物。此举可以为各省节省数以百万元计的费用。而这仅仅是改革的第一步。
 
《环球邮报》报道说,萨斯喀彻温省省长Brad Wall与爱德华王子岛省省长Robert Ghiz共同撰写了一份关于医疗改革的报告。萨省省长Wall对《环球邮报》表示,医疗改革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次事件。Wall表示,下一步各省将探索批量购买其它东西,包括医疗设备。各省还将共同削减不必要的医疗测试,因为有研究表明将近20%的医学成像是不必要的。
 
省长们对联邦政府不肯带头进行医疗改革感到不满,因而决定把事情抓到自己手里。另一位省长Ghiz表示,各省是医疗系统的实际运作者,省长们讨论后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不需要联邦政府。联邦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给各省发钱,送一张支票支付所有消耗的20%。
 
让各省自主行动,也正是联邦政府的意思。去年下半年,联邦总理哈珀一改往年的做法,给予了各个省政府更大的医疗运作自主权。以往,联邦政府一直利用手上的拨款权力迫使各省接受某种全国医疗标准。哈珀则敦促各省在适当的联邦指引下采取适合各省的改革措施。
 
在今年的全国省长会议上,各省都批评渥太华迟迟不肯协商新的医疗协议(联邦与各省的一个协议)。Ghiz表示,既然渥太华不想管,各省只有自行决定。
 
联邦卫生部长Leona Aglukkaq对省长们的行动表示欢迎,并说集体购买仿制药是在各省职权范围内的。她对联邦政府在医疗体制中的角色进行了辩护,说联邦政府依然在起重要领导作用。
 
各省之间的意见并不一致,有的省长认为各省走得还不够远。安省省长麦坚迪(Dalton McGuinty)表示这次会议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安省已经比报告上说的走得更远了一些,更快了一些。比如在购买仿制药方面,安省政府一年已经为省民节省了超过5个亿。
 
麦坚迪还说,内科医生的薪酬也是需要仔细考虑的,因为这一项占了整个医疗开支的四分之一。他与阿尔伯塔省省长Alison Redford就此问题进行过交谈。Redford也表示医生的工资在全国都是个重要问题,阿省和安省在这方面一直进行密切合作。
 
魁北克省长Jean Charest则表示他会仔细研究批量购买仿制药的问题,因为魁省有自己的一套体制。
 
哈珀最近几年一直没有出席全国省长会议,也招来各省对联邦政府的批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